随感 0005

明月如灯

#  气之初,固然重要,成长才是关键。元气不足,成长顺利,真气仍可勃发;元气充足,成长受阻,真气不振,很可能夭折。光谈元气或将元气等同于真气,以为元气或真气是固定不变的东西预先摆在那里,决定一切,是大有问题的。真气乃元气之自身成长和自觉自明。白玉蟾说,先天须由后天定,就是这个意思。

*  全能的上帝,作为一种悖论,只可能存在于迷信中。迷信,正好证明上帝的存在,尽管是以颠倒的方式。但当试图证明上帝的存在时,上帝则沦为一种幻影。

*  人是不自由的,但我是自由的。人是一种规定。

*  莱布尼茨论证信仰与理性的一致,多此一举,反会引起更多的混乱,其实就是不信。任何证明都出于有所信仰的怀疑,而一切怀疑都幽源于不自觉的自信,虽然理性主义和怀疑主义都不承认这一点。信仰乃理性之母。惟有所信仰,理性才有恃无恐,肆无忌惮,几乎游刃有余。至于信仰之物是上帝,还是真主,抑或公理,或自在之物,都是一样的。理性主导的科学就奠基于宗教,且是宗教的完成。尔后,自信才显现自身为信仰的澄明,本真的信仰。

#  方如诗,拟方如作诗。然则,诗言志,非在治人。

#  古中医的藏首先是对生命现象的分析和抽象,尔后根据尸体解剖而予以对应。内经云:心藏神,肺藏魄,肝藏魂,脾藏意,肾藏志。神魄魂意志五者之显现,即是藏象,而藏象之本体则为藏:心,神之藏;肺,魄之藏;肝,魂之藏;脾,意之藏;肾,志之藏。五藏不是解剖学意义的器官,反倒可能是:就神言,浑身是心;就魄言,浑身是肺;就魂言,浑身是肝;就意言,浑身是脾;就志言,浑身是肾。五者,其实一也,即元神;分而为五,神为主:神,明也,灵也;魄,感也,应也;魂,知也,觉也;意,虑也,思也;志,物也,欲也。所谓精,则指元神之本体,分而为五藏。藏者,精也。

*  从,顺,率,三者之别不能不明。从,从理也。顺,顺道也。率,率性也。性惟自性,明则率。从理曰谋生,顺道曰养生,率性曰摄生。摄,统摄一己也。

*  能够创造上帝这样一个信仰之物,即已证明人是完全自由的。因为说明人的自由的最好的例证,莫过于这样一个事实,就是人把自己限制在自己设置的最不自由的处境中。

#  如果西医治体,那么中医安神。

#  从,顺,率,三者之别不能不明。从,从理也。顺,顺道也。率,率性也。性惟自性,明则率。从理曰求生,顺道曰养生,率性曰摄生。摄,统摄一己也。

@  绝不要选择一个政党。选择艺术。只有在艺术中,自由才不是幻想。只有艺术家才能在这场灾难之后,让人们重新获得他们追寻自由的感觉。每个人,不管他是收垃圾的,或是农夫,都有机会成为艺术家,当他能够将自己的主观能力随意地展现出来。如果你们没有自由,没有完全的自由,那就谁都不是。当你们让自己获得自由后,也让这个世界有了自由。你们是神父。你们是革命家。你们是解放者。让大火来得更猛烈些吧。 --无主之作,德国电影

#  读内经,不如读知要和原旨。内经近杂家,一部资料集。内一字,可以解读为我。

#  同类是最好的食物。这是科学的隐喻。

*  不要把梦当成与现实对立的东西,而有所偏执。梦即是现实,现实即是梦,两者皆此心之境。要点在于明白,无论梦中,抑或现实,总是有所意识的自己的意识。现实的本真意义就是自己的存在。存在即现实。这样,梦无非是另一种现实,现实之梦;现实也可以说是另一种梦,梦之现实。但,如果不能自觉自己的存在,那么必然会把现实或梦把握为时空现象的变化,不会明白现实不过是另一种梦。无明,就是梦的本真意义。

*  越切近真的真理,愈发可笑。可以无限地切近某物,但永远不可能成为该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