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感 0030

田垄

*  如果说知性是造物,那么理性是治物,觉性则是化物。

*  康德的三个理念:思维的主体,一切现象的总和--世界,上帝,都还不能算是真正的理念,三者好象生活在不同的星球。

*  真理是无须证明的,一切证明为真理的真理都不是真理。

*  道成肉身,必须把握为乾坤化育的过程。这个过程不是发生在我之外,而就是我的世界的生成。但,前提必须是明道,否则就会把世界的生成误解为上帝所为,而我作为被造物,只是其中一物。

*  从现象求本质,更好的说法是,由变求常。何以如此?因为求常乃是常意欲但尚未成己之是的自身成长,其实是常求常,只要这个常还未显现自身,那么这个求常的过程便无止境。求常意味着把常当成一个理想的对象,就象我把镜子里的我当成追求的目标,注定是无穷尽的,而且我与镜中之我不是一个东西,后者虽是前者之幻觉,却也属于前者,是前者的无明;必待觉性的发动,才恍然明白这个孜孜于求常的我就是常,单靠理性的求索无济于觉悟,理性只会带向更遥远的海市蜃楼,这也就是哲学的意义所在。但觉性的发动,作为智慧圆熟之机缘,是不可以预定的,必取决于悟性,即根器之利钝。比如,有的人吃无数个臭鸡蛋还觉得挺香,有的人可能一闻即知其臭。

*  何谓时代?不是历史中的某个刻度,而是在时代中有全部的历史。更确切地说,时代就是我的人生。黑格尔说:每个人都是他那时代的产儿。这种说法乃是无明中的独断。我的说法是:我产生我的时代。每个人都可以产生他自己的时代。时代的产儿恰恰是无时代的。

*  太极,种子,灵明一点,中,说的是同一个东西。

*  喜怒哀乐未发之中,即是此心,但喜怒哀乐亦此心之发,非有另一个中在。这个中不是冰冷静止的抽象的东西,而就是生命自身的成长并趋向自身的完成,全体全过程都是活泼泼的,不断丰富的,终于圆满的。

*  理,应该把握为气的自身规定。

*  无限与无穷当辨。无限实现自身即是无限,即是自由,即是圆满和完美,否则便在无穷的追逐中,这种追逐貌似自由,恰恰就是非自由的,始终是残缺的。

*  质与量,不可以搞成成对的东西,所谓质量合一和互变的辩证法只是在现象上说事。质乃是自性,其异化的形式就是作为他者的尺度,并显现为所谓的本质,--量则是从外面对物之质的规定,但这种规定的质与质自身根本是两回事,有待于觉悟。当自性达到自身,质即是量,即绝对的我自身,也就是一。

*  无明时,异中有同,分也;觉悟时,同中有异,化也。

*  事物的对立是在现象上的,这就是物化、世界化、结构化、原子化,但根本的对立只是主客的对立,此即异化之源。凡对立的东西,都是不究竟的,所谓对立面的统一不过是无休止的对立,这是异化世界的法则。觉悟者的此心,没有对立,更确切的说法是,对立在觉悟的澄明中消融,此即和谐,或圆满,或妙有。

*  必然性,必须把握为别无选择,是绝对的,无目的的,而这个无目的必然指示出唯一的本己的道路,而此道的每一点都是目的。至于偶然性-必然性,皆指现象而言,所谓的必然性无非也是偶然性。

@  费希特把理性的发展和相应的人间生活分为五个时代:一、理性无条件地受本能支配的时代:人类天真的状态。二、理性的本能变成外在的强制的时代:即确立礼教和典章制度的时代,所要求的是强制、盲目信仰和无条件的服从。这是走向罪恶的时代。三、解放的时代:直接从统治的权威,间接从理性的本能和一般的任何形态的理性权威解放出来。这是对于一切真理绝对漠不关心,完全无拘束、没有任何指导的时代;这是罪恶完全的时代。四、理性科学的时代。在这时代里人们认识到真理是最高的东西,对真理有了最高的爱好。这是走向善的状态。五、理性艺术的时代:在这时代里人们以确定无误的步伐正确地实现理性。这是善的完成和圣洁的状态。--黑格尔精神现象学译者导言,贺麟。[久廬子]这不过是费希特的理性发展史,同样,黑格尔也有他进一步发挥的意识发展史,问题在于,他们把各自的精神发展史当成人类的普遍规律。而且,这里所谓的理性,只是理智,而理智绝对不会是智慧的圆满,相反倒是智慧最背离自身的浪子生涯,其精神始终是无明的。无明乃是绝对之恶。这个时期,真理被当成外在的东西,即使在黑格尔那里被把握为统一的绝对精神,仍还是外在的。费氏所谓理性艺术的时代,黑格尔所谓绝对精神的艺术环节,本身就是一个悖论,理性不可能是艺术的,反倒是理性占有了艺术,使艺术成为理性的妻妾、臣仆和殖民地。本真的艺术只有在智慧圆熟的时候才成其之是,否则那种理性的艺术不过是制造与设计的美称。如果在这样的时代竟会无拘无束,那无非意味着,人类已经沦为非人的机器生物,完全被理性的真理所教化了,即作为机器生物,人类实现了自身,获得无区别的机器生物的自由。但,这是不可能的,我自己就是亲证,因为智慧之所以为智慧,乃是智慧必得达到它自身,即觉悟。觉悟乃是绝对之善。

*  智慧根植于生命,而不属于世界

*  智慧要达到自身的圆熟,不是像黑格尔们所想象的那样,必得经过他们划定的意识发展的诸环节。这就是顿悟,其奥秘在于悟性。

*  黑格尔应该拜朱熹为师。这是黑格尔的不幸。虽说在西方的精神世界里,黑格尔是不大可能被超越而只能被恶搞或利用的。

*  如果不明体,则体与用是分离的,此时若由用寻体,终归落空,无非是任意寻一根据。明体,则体用不二,用乃体之自身实现,是化育;非诚无物(中庸),就是这个意思。一个无明的人,不管做多少事,都是在瞎忙乎,只有觉悟者才能发挥自性。那么什么是体?只是己,这不是抽象的东西,而是极其丰富的自性;孟子说万物皆备于我,此之谓也。

*  再没有比本体论证明更可笑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