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共之。]

为政以德,是说为政者必须仁德俱全,以德为政。德,有两层含义:一是自己固有之德--仁德--要显现出来,也就是觉仁而君子;二是要遵守社会的伦理道德规范--表德。对仁德昭明的君子,这是毫无问题的,因为本质上,表德即是仁德的映射,此即礼制的根据,是为政的一大工程。这意味着,只有君子才可以为政,胜任政事。常人只知表德,虽能遵守,也不足以为政,特别高居极位,顶多充当具臣而已。此外,为政不仅指政事,政事只是为政的一个方面;生活的一切都是为政,都是政事,而政者正也,正惟自正,自正则能正可正一切,而正一切无非自正,一言以蔽之,为政就是做好自己致仁而已;其实就是自治,自治则天下治,这就是仁政,无于民也。孔子殁后,德得互训,可谓流弊千古,恶果之一就是为政成了政客的专职特权,一意于外在的功名利禄,而夫子的原意却正相反对。这固然是业儒的造作,但不能觉仁,常人皆然,不可免也。倘若为政以得,则必专治他人,赏罚为柄,名利为饵,贪墨不能绝。这是不正之政,常人之政。所以说,得者,德之贼也;政者,正之蔽也。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共之。极赞君子之辞,犹北辰独然自在,不违天性-天命,仁行不已。众星则犹无数北辰,此心,喻君子一体同仁,非如臣妾环侍其主。训共为拱,常人见地,不可与言仁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