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吾与回言,终日不违,如愚。退而省其私,亦足以发,回也不愚。]

〇旁人看来,所谓不违,无非是那种既不表示疑惑,也不好辩发难,但又不是昏昏欲睡,而是专注听讲的样子;虽不失为一个好好学生,却似乎迟钝不敏。但夫子心知肚明,颜回对于自己之所言和未言,已然心领神会,诚可谓一体同仁,心心相印,仿佛夫子之所言即颜回之欲言,夫子之未言犹颜回之所言。所以,不违,其实是不违自己,也就是不违仁;不但对[如愚]的颜回如此,对[与回言]的夫子也是一样。如此师徒,世之罕有,不仅只是表面的师徒关系,而是同在明觉之境,不分彼此,浑然一己,故可以有所传唯心印,君子相传。否则,若是自蔽于知觉的常人,则如鸡同鸭讲,必失心旨,而只求合于外道,比如[圣人之言]或所谓的[客观真理],所以嚣嚣不休。至于后一句说颜回退而省其私,亦足以发,是夫子对那些以为颜回迟钝而不知自己才是愚人的聪明人讲,启其自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