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

无邪,正也。正,自正也。正者,仁也。君子自正,不违仁也。诗,仁之言也。无邪之思,仁之义也。但,无邪之思,却是需要自身实现仁觉,而非原始的天真,原始的天真固然是无邪的,却是不可靠的东西,必随生命和智慧的自身成长,因知觉的开启,自我意识的产生,欲望的萌动,而越来越深刻地沉沦于信以为真的异化世界;在知觉对现象的表象中,一切都将成为各各区别的异己对象知觉-理性,这试图认识和掌控世界的青涩的智慧,正是一切邪恶的根源。于是,纯真的自然的抒情被对象事物的描摹歌咏所取代,天真的诗人慢慢地堕落为一种文学的职业而陷入文字的泥淖,成为名相的囚徒。必待觉仁,君子才得以重归诗的家园,而在仁觉的澄明的自然中,才有无邪之思,诗三百,才得以解蔽而复现天真。这不是常人以为的复古,而是生命自身的救赎完成。所以,《诗经》,虽然充斥坊间,却不是常人的读物,只有思无邪的君子,才能体会和心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