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夏问孝。子曰:[色难。有事,弟子服其劳;有酒食,先生馔,曾是以为孝乎?]

〇色难两字,历来众说纷纭。包咸说:承顺父母色乃为难。郑氏说:和颜悦色为难。《盐铁论》说:上孝养志,其次养色。《曲礼》云:视于无形,听于无声。《礼记》云:养可能也,敬为难;敬可能也,安为难。又云:孝子之有深爱者,必有和气;有和气者,必有愉色;有愉色者,必有婉容。又云:严威俨恪,非事亲之道。等等,大抵是与己无关的现象见识,且要一条条地落实,确乎很难。但,难并不在可见的[色],而在,诚在觉仁。常人蔽于知觉,内外分裂,私我欲使,利害计度,即使能知孝行孝,有些克己功夫深者,甚至也能表现出和悦恭敬的样子,但要心甘情愿而不是靠隐忍克制,也是勉为其难的,更不必说中心喜悦。倘若只是服伺供奉,强作欢颜,则还是事务上的[能养]而已,虽也不错,但不足以自得,遑论尽孝。要之,夫子这句话的意思与上一条对子游讲的话,大致一样,无非启发弟子自悟孝即仁。一旦觉仁而君子,则自有深爱而和气愉色,不独对父母,对天下父母也都一般,其实是乐之至。所以,孝不是苦,而是乐,仁之情也。凡自以为[孝子]者,不妨自检,倘若只是觉得苦,那么说明还不是真正的孝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