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由!诲女知之乎!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

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若单是这样,那还只是在事理上说知,无非诚实(还不是究竟之诚)不自欺而已,常人可为;必反求诸己以至觉仁,则这个[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之,才是真正的。此即自知之明,自知则明,廓然无蔽,浑然无分,无所不知。自知曰,即是仁知觉知,诚知,极高明之知,不惑之知,无蔽之知,非对象之知,非知之知,其实就是仁觉。王阳明说的良知,大致也是这个意思。是知也,知之也,知之为知,知所以知也。常人蔽于知觉之知,以所知为知,而对知的本来面目,则完全蒙在鼓里,虽自以为知,其实无知。要之,夫子说的六个知字,意味字字不同。此也可以体会汉字之妙。〇诲一字须辨。诲是开示,启发仁觉。诲与教不同。教是教导,授受知识。诲必自悟,教在遵从。常人须教,君子可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