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贡问君子。子曰:[先行其言而后从之。]

〇对君子自己来说,言和行乃是一回事:言是仁言,行是仁行;行即是君子之言,言即是君子之行;所言必有其行,所行必有其言;言行不二,其实无分,皆本于仁。所以君子言必信,行必诚,自诚自信而已。言行统摄于仁我之己,就是仁道。虽然,毕竟自行在先,而有所悟,悟而有言,有言则发,犹跌倒在先,叫声在后。要之,君子凡所欲言,必为亲证,发而为言。本章不仅是夫子针对子贡可能存在的毛病而方便以诲,也指出君子的一般表现:决不是夸夸其谈、巧言令色之辈。此外,夫子还说过:君子欲讷(自言而非不言)于言而敏于行;又说:敏于事而慎于言;都是这个意思。常人不然,为知觉所蔽,言行分成二截,言是言,行是行,虽也讲求知觉之一致,总还是停留在现象-表象-对象上,根源即在不能觉仁而失根本;故其所言未经亲证,所行多与其言相悖,更为私欲所牵,为利害之谋,以求[善言][笃行]之才能,不但自己反倒成了被言行左右的奴隶,更使本应由衷之言行沦为名利处世的工具;本己的仁道于是异化为强加他者的仁术。〇许慎《说文》说:直言为言,论难为语。我看还是现象之解,不如说:自言曰言,他言曰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