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吾与回言终日,不违如愚。退而省其私亦足以发,回也不愚。

〇 此章大概是夫子当众谈及颜回,而所谓如愚云云,想必夫子已有所耳闻,故有此言。夫子向视颜回胜过亲子,焉能不知其之不愚耶?夫子与颜回,诚可谓一体同仁,心心相印,自不会一疑一释,一惊一乍。也有可能夫子独许颜回,知其他好显聪明或真是愚钝的弟子有所不服,故有机会那么一说,以勉励大家,也未可知。进言之,大智若愚,物极必反,这个愚字,在此不可在字面上正看,而乃极赞之辞,蕴含师父无尽爱意期待,而这也只有颜回才能体会。那么,何谓不违?不可只看表面,似乎听夫子教诲,静默专注而不发一问,不置一辞,一副很愚钝的样子,就是所谓的不违了。那是常人的见识和评价。不违,惟是不违仁,也即不违自己,不违天性-天命,诚而已。此君子之不违也,则夫子所言犹颜回自言,心领神会,故能退省其私而足以发。发,仁之发明,接物待人处事之宜,仁之义也。另章说颜回箪食瓢饮不改其乐,亦其愚也,但不违则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