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康子问:使民敬忠以劝,如之何?子曰:临之以庄则敬,孝慈则忠,举善而教不能则劝。

〇 何谓?从攴,以手执杖或鞭,表示敲打;从苟,有紧急、急迫之义。说文:肃也。释名:警也,恒自肃警也。玉篇:恭也,慎也。易坤卦:君子敬以直内,义以方外。周礼天官小宰注:敬,不解于位也。礼记曲礼注:礼主于敬。左传僖三十三年:敬,德之聚也。综合诸说,大致可归结为:恒自肃警,德之所聚。何谓?说文:忠心。玉篇:直也。增韵:内尽其心,而不欺也。六书精蕴:竭诚也。广韵:无私也。要之,忠,直诚尽己之谓。可知敬忠同质,敬者必忠,忠者必敬,皆就自己言,不可停留在现象上说事。毋宁说,敬忠乃一,本于仁而发乎仁,觉仁而君子,则自敬,自敬曰直,则自忠,自忠曰诚,无非中心自律,直诚而已。所以,敬惟自敬,自敬故敬一切,一切无非自敬,人以为不敬亦敬;忠惟自忠,自忠故忠一切,一切无非自忠,人以为不忠亦忠。所以,惟君子有敬忠之德。常人自蔽,私我欲使,所敬所忠因所事对象而异,实是不敬之敬,恭而已,不忠之忠,职而已。

〇 敬忠之义,既明如上,则知其不可强使,亦不可规劝,必待觉仁自明。季氏无明,故有此一问。夫子诲之以三项,乃方便说法,君子可以致仁,常人可以遵行。临之以庄则敬,实是谓敬必庄,非是要人装出一副庄重威严的样子,礼仪三百,威仪三千,那是表演给常人看,君子无为;且临无所临,万物恒在此心,临即此在。孝慈则忠,实是谓忠必孝慈,非是要人摆出一副孝慈的模样,拘泥于具体事务,但若常人能按孝慈的要求去做,亦不失为贤。举善而教不能则劝,实是谓敬忠即是劝,必也举善而教不能,劝乃教之至也;且问不能自敬自忠者,何以举善?又何以教人?强为必误人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