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温故而知新,可以为师矣。

〇 温故而知新,要在温和知两字上,不在故与新。温和知,可以说是学习的两个不可截分的环节。温故中有知新,知新中有温故;温故即是知新,知新必须温故;常温故常新,常新必常温。但这还只是在现象上说事,无论故学还是新知,都是些外在的知识,故必自问:温-知者其谁?己也,明则仁。故君子有好学之德,所以温-知;保持自身成长,所以温-知;不蔽于知觉和知识,所以温-知。举一反三,温-知也;反求诸己,温-知也;皆备于我,温-知也。故君子灵明不昧,无所不知;感而遂通,通而遂化,无非仁之发明,接物待人处事之宜,犹不变应万变,不变者温-知之仁也,万变者故新之义也。常人蔽于知觉,为知性-理性所挟持,执着于认知活动及其产生的现象-表象-对象,以为温故就是复习学过的知识,知新就是获取新的知识,表面上看,似也可以说温故知新,却不知自己还只是一架学习的机器,哪有温-知可言。温-知,乃仁我之明觉,生命之活泼,智慧之圆熟。

〇 本章历来为业儒曲解所误导,因为他们好为人师。相反,夫子厌恶好为人师,也从不以师自居,教导弟子,无非诲之启之,令学者自悟,非如后世教师只是灌输传授特定的知识,虽不过是启蒙,却鼓吹师道尊严(注一),禁锢和褫夺好学之天性。盖好学之精神不可他者给予,须学者从自己的生命中生长出来;一旦觉仁,自然温故而知新。所以,温故而知新,可以为师矣,意思惟是以己为师,则一切是学,学无止境,此生命之天性也;而能如此者,非觉仁不可,非君子莫属。自师故无师,故能师一切,故可以为师。 

注一:所谓师道尊严,语出荀子,本指为师之道,现在却用来吓唬学生了,常人不足以为师,明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