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贡问君子。子曰:先行其言而后从之。

〇 对君子来说,言和行是一回事:言是仁我之言,行是仁我之行;行即君子之言,言即君子之行;君子言必行,行必言,言行不二,其实无分,皆本于仁而统摄于仁。要之,君子凡所欲言,必为亲证,诚为之发;但,毕竟先行而可后发为言,犹跌倒在先,叫声随后。此即先行其言而后从之的了义。从之,指发言这件事,而不是遵从所言,更非他者从我所言。

〇 与问仁问孝一样,此章夫子针对子贡之问君子,方便以诲,启其自悟,暗示君子在他人见识中的一般表现,必非夸夸其谈、巧言令色之辈。夫子曾说:君子欲讷(自言而非无言)于言而敏于行。又说:敏于事而慎于言。意思都差不多。常人蔽于知觉,所谓的言行,大抵作为考察的对象而分为二截,虽主张言行一致,辩证解读二者关系,始终还是停留在现象上说事,浑然不知自己是言行的根本,只是言其所言,行其所行,所言所行游离在外,悖谬纠缠,争论不休,此世界所以嚣嚣也;更为私欲所动,利害计度,屈使言行为经世之工具,使自己沦为言行之奴仆。子贡之问,根源于此。

〇 许慎说:直言为言,论难为语。似是而非。究竟讲,直言,惟指由衷之言,是非对象的,此亦诗的本义;论难,则为对象的交流,旨在与闻者的理解。言在己,语在人。言与语,犹生与死,其实不遇。故曰:常人多俗语,君子有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