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攻乎异端,斯害也已。

〇 所谓异端,就意识形态讲,通常指与所谓正统-道统相左的种种主义,比如儒家视佛道为异端,孟子更是痛骂杨墨为禽兽,佛道亦然,儒释道乃至于所有主义之间的纷争从来没有停止过,虽然也相互吸取,但从来不曾觉悟本是一家皆是自己;即使同一宗门内部,也因不同的说法而彼此视为异端。而被指为异端的一边,当然不会承认自己是异端,相反,必也已视异己的各方为异端。所以,异端必为门户私见,而门户间的斗争无非是为了争夺所谓真理的代言权和所谓正统-道统的话语权。要之。根本上讲,只要我还把自己当成原子个体,为知觉见识所蔽,为知性-理性所主导,那么总已把一切现象-表象-对象当成异端了。异端的了义,惟是异己之端

〇 知觉导致异化,异化产生异端,异端构成现象-表象-对象的异化世界。异端及其相互间建立的辩证关系,即是常人社会的本质结构;相攻,即是常人生存的本质形式。异端必攻,相攻,其和亦攻,策略而已。相攻,即是斗争,个体与个体,阶级与阶级,门户与门户,等等,世界所以不得安宁;而攻的本质,就是暴力,即加诸私于异己的他者。但,当自以为正确的我对我以为的异端发动攻击时,我并不明白我所攻击的其实就是自己,而我所攻的对象必也将以相同的方式攻击我。这便是原子个体一般的自蔽的情形,执着私我之见,彼此攻讦,甚而至于欲置对方以死地,所以夫子说斯害也已,而其犹甚者,莫过于自断慧根,自绝仁道。要在觉仁,则此心无外,一体同仁,异端焉存?所以君子不攻,惟自强不息,改过自新而已。

〇 此章众说纷纭,皆在现象上说事,都已作为异端而攻乎异端了。惟心印夫子,则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