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

〇 夫子亲述一生心路历程。这是一个整体,一以贯之,缺少任何一个环节,其他环节即不成立。岁数只是方便,实指本己的非时之

〇 十五而志于学。谓人生的开端,当在一个志上。心之所之,之之不移,可谓志;但若因物而立,变化无定,则是私欲。志于学,不是以学为志,志于学问知识,而是保持自身成长,成为自己。不过,这个阶段,天性-天命还是不自觉的,只是冥冥中在引导自己。这是秉性的特异处,好学的性德即在这个环节体现出来;一般的同龄人可能多以学为苦,其学习的动力大抵来自功名利禄或别的外在因素,而非出于非如此不可的自我要求。要之,志不可立,立必非志,而是欲的伪装;流俗常以[立志]教人,就是这个问题;究竟意义上的志,必本于仁而发乎仁,一旦觉仁,即是天性-天命,即是仁道

〇 三十而立。是说自立;注意,自立是外在的,无非是作为原子个体,成为一个被常人社会认可、有所担当有所贡献的贤能之士。这就是流俗所谓的成人。此时,家庭、事业和名声等可能也都相应地建立起来。但,自立不是自主,不是自治,处于群体中的私我尚未扬弃自身而进化为含蕴一切的仁我,还停留于常人的自我意识而无君子的自觉。必待觉仁。

〇 四十而不惑。这是觉仁的环节,曾以为一切事物外我独存,苦苦求索却不能穷尽,灵机一动而反求诸己,恍然此心无外,原来悉备。孟子称之为不动心,即不再为外物所忧,现象-表象-对象的认知转为自身的体悟和发明。此即仁觉的境界,感物遂通,无所不知,无非是义,所以不惑。

〇 五十而知天命。这是自明的环节,天性昭昭,天命朗朗,犹一棵草明白自己即是一棵草(其实已无所谓草),从此无违,而孜孜于去成为这一棵草。昔日外在的有为现在转化为本己的自为,即仁我的自然。易经说卦:穷理尽性以至于命。此之谓也。

〇 六十而耳顺。智慧圆熟,澄明无碍,惟成人之美,成物之是,亭毒化育而无加于他者。既无私我,何来逆耳之言?

〇 七十从心所欲,不逾矩。大成大化,浑然一己,一体同仁。老子说的和光同尘,就是这个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