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
密涅瓦的猫头鹰
太阳照常升起
逍遥
是不是
荒芜中央
依偎真理
庙宇
漫步者
山顶的生活
浮云
藐姑射
这个人
墓穴
自许之地
新生
此在
保持生长
花朵
审判
那位

那位

是否
会有某人和我一样,
被划过的一道闪电击中,
仿佛困兽,赤裸地
在囚笼来回踱步,
在这个午夜,
这个海的村落?
世界漆黑一团。
寂静,几乎可以分辨
太空的呼噜声。
我得记下
这个非同寻常的时刻,
我终于看清
隐藏于无形的那位--

上帝存在不存在

哦,谁分担我深沉的喜悦,
解除我充盈的孤独?
难道我该残忍地
把酣睡的从跪倒的
姿势中唤醒嘛?
或以上帝的语调,
对闭塞的耳朵说出
无数自言自语?--
去成为一个真的人吧,
去成为真的自己吧!--
这是唯一信的,
可信的。

审判

因果乐于肯定
但我无需可疑的范畴
包装我的生命
我宁用射精来证明
构成废墟的要素
一堆照片
一叠信
一本通讯录
几件刻着名字的
都化作灰烬了
随风散去了
留下一个空洞
历史性的
某个红彤彤的傍晚
我审判了一切
蜕变之蛇
不会炫耀脱下的陈皮
还有种子
岂肯滞留地下?
只有阳光的果实里
会有另一粒
也许旁边卧着一条
嘟嘟的青虫

花朵

花朵绽放的时候,
应该悲悼花蕾之丧失吗?
为花朵对花蕾的否定?
或许应该悲悼悲悼者自己,
何以只见那花朵,只记得花蕾,
那不存在的绽放和丧失。
很快他该悲悼花朵之凋谢了,
为花朵对自身的否定。
当最后一片花瓣落在地上,
或许悲悼者才会见到那支花,
这支花自身的存在。
然而他会悲悼他的悲悼吗?
为自己不能为花的存在,
不能为花蕾的含蓄和丧失,
花朵的绽放和凋谢?
为自己何以是旁观的悲悼者,
错过了生命的花期,
又丧失了存在?

保持生长

思想者
必须自觉毁掉
生成的一切
留下没法子毁掉的
故我无能体会
历史癖们的恋物趣味
对死情有独钟
可抓住的
只是僵硬的空壳
粘乎乎一团
真的 对所谓的过去
我不屑一顾
未来也不过是
过去的回响
我始终是个赤子
永远是个新人
岂能让不堪承受的
生命之轻
--败絮似的沉重
塞满心房?
即使在无梦的酣睡中
我也命令自己
保持生长
保持自刎的姿势
保持生命此在
我名之曰己
方生方死?
庄周仍踯躅生死之地
我没有死 所以
只能生生
不已

此在

站在这个位置
想到自己可能满足于小小的事功
留恋于小小的温情
困顿于小小的挫折
以致永远不能抵达现在
我不寒而栗

无比真切的想象
故此我肯定曾经的一切
因为此在

为一切遇见的人
为一切将要遇见的人
为一切不曾遇见也不会遇见的人

天性所在,天命所之
成己之是,尽己之仁

我心止如佛
我气动若龙
我尊比君王
我信同造化
我志在无极

我无期待,只成长
我无索求,只成长
我无猜度,只成长
我无顾盼,只成长
我无犹疑,只成长
我无惶恐,只成长

凡我路上的
我都承担
凡我心里的
我都照亮

新生

荒野基督
菩提树下佛陀
面壁的达摩
诸如此类
且止于想象
好让凡夫自卑
于是苟且
以未经验的神性
交换青涩物欲
然则这一切
必将为我的传奇
此心的亲证
也必由俺的口
说出

新生之决绝
姗姗款临
意料中
恍若昨夜的梦
乌鸦鸦
好大一群
吾云
汝等占有的
欲占有的
未曾占有的
我早拥有
统统

自许之地

在世界中
搭一个安乐窝
以家名之
或以国名之
或以天下名之
这样的事
不能让我满意
再怎么折腾
总还是囚笼的式样
风度翩翩
仍旧是一身牢服
漂泊的灵魂
始终在寻求外在的规定者
好使空虚显现为
私密的占有
贮存希望
好吧
但这不是我的
存在方式
我清楚自己
是谁 此心即
自许之地
我就是道路
真理
生命

墓穴

以我的精神
践行我的思想
这是可以做到的
生命之光
来自我过度充盈的
或许会灼伤
一切活着的:
隐几者
枯槁者
暧姝者
濡需者
卷娄者
半吊子的
夭折的
可是那独行的
无畏的
我将献上
赤子天真
伟大的前行者!
我的墓穴
有他们闪光的
骷髅

这个人

要不是所有
活着的人太虚弱了
他们的血太稀薄
他们的眼神又太游移
不能充当我的敌人
我本该是要做一名战士的
所以我只有将矛头
对准自己的要害
同归于尽

这个人
这个时候
又浮现此心
决非偶然
乱风无系的落叶
掠过视野
我还没有抛弃
他的全集
沉重如同墓碑
那间叫老虎尾巴的书房
与我的陋室
何其相似
不死的魂灵
总能唤起
诗意

藐姑射

众的海滩
与我何干?
我本汪洋孤岛
峭壁深潭
不肯为平原浅水
践踏之地
无有我的足印
我如鲲鹏
去北冥 天池 藐姑射
只与仙子幽会
宽衣解带
一泄如注
三千世界
与我何干耶?
绝迹之地
才为我
敞开

浮云

从今
无暇关注浮云
任其飘浮吧
如同艳丽之美
滤镜之作
刻意的
有意无意的
调情
不再令我分心
待我将此顿悟之灰
一切色颜之本
收进眼帘
那锐利之欲
像数之求
乃无明之忧
不如模糊
之真

在浮云那里
寻找象征?
徒劳
甚至无能赋予
某种意义
倒是背后的天空
乘变幻之隙
随阳光
透露纯蓝之常

脖子酸了

于是我的视线
落回地平线
这朴素的
不招摇的
安静的
坚贞的

山顶的生活

我已适应山顶的生活
那是我的山顶 且是我的孤独
这样,我才肯爱所有女人
让所有孩子做我的孩子
把所有父母当成我的父母
所有男人当成自己
我不在乎是否获得允许
要不要经过合法性的论证
至少,编造一个故事
有关上天的启示

一切都在我心
一切逃不出我的心

眼泪不再打动我
造化的清泉洗濯我的心
随手捡起一根树枝
我就不会跌倒
远处的集市
仿佛雨季不散的云雾
我知道,那里一切
都爱阳光

漫步者

一个漫步者
注定要成为一个思想者
作为言语者
必须是一个书写者
因为孤独者
只能去做一个绝对者
那觉悟者
必是一个道说者
但 苟活者
未必化身为存在者
冰冷的反射者
怎会是一个发光者?
请 照一照脸上的法令
是否深刻 看一看
智慧线有没有切断 手掌
大鱼际的世界
是否高耸
如坟

庙宇

我的度
恐无人欲至
无需留意不速者
惟繁星共处
闪烁着
远远地

沉睡者
不能说禁于黑暗
他们的梦境
青灯摇曳
失眠者或将祈求
长夜快走
啊啊 黎明
快来

何以此心
总是白昼?

真如
犹吾之坟墓
足以安息所有爱人
并在灵魂里
显现一座
庙宇

依偎真理

晚霞眷顾中
井田纵横漫步
保持平衡
一天的盛节
此刻 朕
这片土地之主
视野无碍
新裁的水稻奉献
我的影
万物因我聚集
天上停云
远方山与海
嬉戏于飞的鸟儿
莫名花颤动
那茅草
隐匿的神
也以微风示意
亲近大地
仿佛依偎真理
仿佛诗意的
栖居
在本源

是不是

如果
我是什么
无非是说
我已死
我什么也不是
分类定义
评估取舍
褒贬好恶
指东指西
这个那个
假设推断
巧言辩论
扣帽子
贴标签
对号入座
画押
都是他者能事
我瞎
什么都看不见
但没有失明
我聋
嘛也听不到
并不失聪
我哑巴--不是结巴
不会说话
不说话
总在自言自语
称之为沉吟,我不反对
我也没有知识
不过我感觉
感-觉
我不爱任何--东西
啊呀,好无情
原子大叫
我即爱
爱不爱
不爱才爱
是,据说叫系词
魔鬼的发明
就象那位墨菲斯托
浮士德的赌友
寻找夭折者
好送出一个名
一个谓词
其实我想说
一座坟墓
可太公在此
一息尚存
诸神退位

荒芜中央

我的眼习惯
望向天空星辰
山和山的那一边
因为信赖双脚
坚定的步伐
如此依恋大地
决不会背叛
它们仰望的意愿
恐再无人如我
这般爱这幸临之地
所有自幽深悄悄
生长出来的
我知每朵云变幻
每声风叹息
阳光的透明又
怎样恼羞于
云与风的聚集
唯独这龙似的屏障
无动于衷
此刻 我站在
荒芜中央
匆匆记下词语
我问枯黄的野草
你知道吗?
这一切
要等你变绿
才会明白

逍遥

那些面孔
曾经熟悉
偶然遇见
有点名声
有点权力
我祝贺 没说
他们是树
长在某个地方
努力上升
止于所止
我想我不是
守候者
也不愿意他者
为我守候
除非自己守候
自己守候
幸运如彼
随遇而安
寻求土壤庇护
就地扎根
让自己繁荣
成什么
就是什么
可我不能
未知天命
我情愿漂浮
任风带我逍遥
直到某天
悚然洞明
我才肯发芽
是什么
就是什么

太阳照常升起

似乎
毫无改变
太阳照常升起
然后落下
白天总是接着黑夜
仍是那种四季分明的感觉
起风或下雨的日子
云多些
就会少一些蓝
举手投足
吃喝拉撒
婚丧嫁娶
八大碗
鞭炮和唢呐
总还是那些话题
张三李四
人五人六
品不出味的茶
陈年的故事
真的
没什么改变
只是我觉得惶恐
再次聆听自己的心海
曾经回荡过的
即兴的
激昂的声音
想到夸张的姿势
无意义的举动
朝后的一瞥
那些断断续续的思想
隐晦难表的情感
短促的不安
可有可无的趣味
片刻的动摇
一闪而过的猜疑
粗俗或琐碎的杂念
野性
情欲
还有愤怒与刻薄
等等
等等
所有过去的
如果还要发生
我希望不要重复
有所改变
如汤之盘铭
苟日新
日日新
又日新

密涅瓦的猫头鹰

作为自身
返回自身的
单纯的--上帝
空洞的代号
不显的幽灵
数学的点
这凌驾谓词的主体
绝对精神
不可以不动
不可以把握
游荡不已
仿佛不安息的
失群之鸟
这里到那里
再到那里
不知道自己
何以有此自在
自得 自由
无上的权柄
又是何者所赐
不知道广延
何以任其巡视
已忘前生
如此厌倦生命
宁肯自宫
缩心为一个符号
好免去一切
苦厄沉重
这只鸟 我现在命曰:
黑格尔鸟
掠过德意志
一个叫密涅瓦的地方
寒冷的天空
变成一只冲向黑夜的
猫头鹰
在黄昏时现身
黎明隐遁

词语

也许词语
被发明的一刻
注定要被滥用了
是这样吗?
我将问谁?
词语?
词语何能以词语
回答词语
最好问伏羲
还有仓颉
传说的发明者
你们在哪?
我只好自问
何以词语
要为宣传的喉舌
律法的神符
闲谈的助听器
教授的吃饭家伙
贫嘴的活宝
但这只是--猜度
也许一开始
我已错怪
词语乃无辜者
发明者肉身
思想者的
道说
只是空虚
贫瘠
寒冷
坚硬
乞求词语
借用词语躯壳
造天堂地狱
供奉--词语
于是我想到
生命之火
想象自己
沉重的身躯
压在火葬的柴堆
烈焰和浓烟
蓝色火苗
升起的一刻
如果我将说出什么
那就是--
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