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1-0110

〇 我的世界只有追随者,譬如我的影子。
〇 废墟是通向自然而不是通向彼岸的桥梁。
〇 由世俗的节庆走向自我的禁忌,是一种真正的进化。
〇 把清真拉面和猪肉馄饨搅和在一起吃,有民族融合的味道。
〇 到处都是骗局,与其充当聪明的维权者,我宁愿是愚笨的上当者。
〇 作为比喻,生命根本就是河流本身,而不是流淌的河水。
〇 连汤带肉全部吃掉,舔净饭碗。这就是我的生活。
〇 我一吹箫,那两只小狗就会跑到跟前撒欢。我学到什么是真诚。
〇 我不喜欢命令,也不喜欢请求,尤其不喜欢请求式的命令或命令式的请求。
〇 只有极少数人能从我说的话中获益。

0111-0120

〇 多用几张纸不要紧,要紧的是把屁股擦干净。
〇 杨白劳的红头绳,此心有大美。
〇 我的能力只能做到让这间十平米的小屋保持洁净。
〇 出殡,让我想到死的剩余价值。
〇 无论用何等先进的显微工具,看到的仍还是肉眼看到的。
〇 村子北边有只鸡正午鸣,南边有只鸡傍晚鸣,西边有只鸡子夜鸣,他们都是不得了的鸡。
〇 壮丽,是这种情形:远远地被吸引,走近它却觉得痛苦;相伴在侧,只是无边的寂寞。
〇 他们都说他们搞的是艺术,我只好说我的不是。
〇 叛逆者,终将走上叛逆之路。这是一个句式。
〇 阴沟里翻滚的蛆虫也有它们的道德体系和爱情故事。

0121-0130

〇 此时,饥饿感仿佛潮汐一般阵阵涌上心头。这是生命的诗意。
〇 醒来,推开门,阳光总是热情地迎接我。这是我的幸福。
〇 山顶的高度使谿谷的赞美带着一种抱怨的嘴形。
〇 洁净和完美何以被人视为危途,理由只可能是:倘若不是本于德性,那太难了。
〇 尼采自称超人的教育者,说明他确实疯了。
〇 我不怕女人恼恨我的刻薄,我只担心她们误会我的柔情。
〇 艺术史与我何干?我是第一个在岩壁上涂鸦的那个人。不同的是,我不画熟悉的东西。
〇 我不仅要去成为物质的无产者,而且还要去成为精神的无产者。
〇 我的一生是颠倒的:前半生像个老朽,后半生变成一个赤子。
〇 必得按捺秋鱼般的心,粘乎乎的跳动总想滑出我的手掌。

0131-0140

〇 思想者是这样的,如果爱他,那么必也能感受他的爱。
〇 我把自己当成人类第一人,现在我把自己当作最后一个人。
〇 蜩鸠的幸福于鲲鹏的苦难又有何干呢?
〇 远者见我变而知我在,近者见我在而知我变。
〇 糟糕的写作莫过于:正经的仿佛在调侃,调侃的又似乎是正经的。
〇 有人喜谈美食,我说你该尝尝人肉,还有大便的滋味。
〇 过精神生活,不是寄生在他者的精神里。
〇 我告诫自己,切莫过于慷慨分享我的思想,我的思想可能是一种毒药。
〇 我应该变得谦虚的唯一理由,是我无能于改变任何他者。
〇 不能完全相信理智,但可以信赖纯粹的感性。

0141-0150

〇 是否有道,不在对他者的影响力,而在不受他者的影响。
〇 逻辑是思想的否定形式,这并不是说,思想是无逻辑的。
〇 不可以原谅的,不是从特殊性中追求普遍性,而是用普遍性规定特殊性。
〇 事情就是这么简单:睁开眼,一切在变;闭上眼,一切不变。
〇 牙痛让我的笔触变得有力,这让我想到梵高和尼采。
〇 欺凌的骄横与被欺凌的呼号,有区别吗?
〇 思想与真理的不同:前者从未脱离生命,后者却高高在上了。
〇 亲密乃是一种切近,但仍是遥远的,甚至是更遥远的。
〇 晦涩不是神秘,神秘总是敞开的。晦涩恰是毫无神秘的遮蔽。
〇 康德已暗示一条回归的道路,但在黑格尔那里却走向神学。

0151-0160

〇 哲学可比作思想木乃伊的制作技术。
〇 阶级的荒诞性在于,无产阶级可能满脑子资产阶级的想法。
〇 人性,并不是动物性加上多于动物性的那些部分。
〇 哲学家几乎都不用第一人称写作。这不是心理学问题。
〇 思想是火种。思想者是纵火犯而不是消防员。
〇 道必有言,但无解释的意愿。
〇 拼合的花瓶不是那只花瓶。
〇 安顿自己,就是安顿世界。
〇 生命是不可以解剖的,也许凌迟可以算是真正的解剖学。
〇 如果站得足够高,那么一切褒贬都够不上了。

0161-0170

〇 我的生命里还残留着类似梗在喉咙的鱼刺那样微不足道的决定性的东西。
〇 笛卡尔说,我思故我在。我说,我觉故我在。
〇 思想有一个隐蔽的风险:容易导致便秘。
〇 卓尔不群,还不是卓尔无群。
〇 我不解答问题,我只是消解问题。
〇 我可以欣赏天才的缺陷,但无法忍受蠢货的美德。
〇 我不喜欢连词,系词,还有介词。
〇 自由、正义和平等,通常是蝼蚁的要求。
〇 人是万物的尺度?首先我是自己的尺度。人为自然立法?首先我为自己立法。
〇 有人说形而上学是一种激情,不如说形而上学是根本的暴力。

0171-0180

〇 我经常看到那种卑劣:忍得住十二分的强暴,却为一分的施舍感激涕零。
〇 阳光让我的思想活泼,黑夜让我的思想成形。
〇 我看不出所谓的理性与所谓的非理性有什么区别。
〇 我完全可以随意决定某事,但在他者看来,无原因就是原因。
〇 啊,那个隐蔽之一,常在此心。
〇 我不得不用古怪的词语对自己说话,为了用一个伟大的比喻说出。
〇 对真正的自大狂,凡夫总是乐于视之为神子的。
〇 欲望让我觉得沉重,只有精神让我上升。
〇 何谓慈悲?让蛆如蛆存在,让人如人存在,让神如神存在。
〇 如果我的思想具有证伪的意义,那是因为我的生命就是实证的亲证。

0181-0190

〇 哲学不是去分析日常语言,而是要使用日常语言。
〇 绝大多数知识必须排出体外,这样就会让世界变成一只巨大的公厕。
〇 一千个常用字足够了。思想必须自身净化。
〇 晦涩非但传递不了诗意,而且败坏诗意。
〇 被解放的奴隶还是奴隶,被囚禁的主人还是主人。
〇 觉悟者总是相似的,夭折者各有各的不同。反过来说,也许更好。
〇 我不相信生命的否定者会是高贵的。灰烬不可能发出神圣之光。
〇 淡泊是神性的显现,不是神性本身。但便秘这样的小事,也会导致相似的现象。
〇 凡用逻辑水泥构造的大厦,我只愿意在门厅呆上一小会。
〇 即使在我感觉最不自由的时候,我也没有失去过自由。

0191-0200

〇 没有比物质更唯心、更抽象的东西了。
〇 道德家的空洞在于:他总是对群众说话。
〇 理性总是寻求次序。但,如果井然有序,理性大概会热衷于制造无序。
〇 忏悔游戏的双重乐趣:背弃的快乐以及自以为获得赦免的快乐。
〇 生命的觉悟会使任何标签变成偶然落在身上的枯叶。要做的无非是轻轻一掸。
〇 通常的情形是,你理解的是你不在乎的,你在乎的却不能理解。
〇 我有过出生吗?也许死亡能让我回忆起那一刻。
〇 思想者来自同一个国度,就像商人都属于同一个种族。
〇 给梨树浇水时,我从没指望过梨子。
〇 书写废话的欲求,可用猥亵一词概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