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君子无所争。必也射乎!揖让而升,下而饮,其争也君子。

〇 君子明觉,此心无外,一体同仁,自主自治,含蕴化育一切,以成物之是,成人之美,所以不争,无所争,无可争也。然则,君子必也争乎!无非乾乾如龙,不违天命,自强不息,改过自新,惟成己之是,尽己之仁;一言以蔽之,致仁而已。礼记射义篇云:射者,仁之道也。是故君子必也射乎!射,喻天性所在,天命所之,犹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发则必中,非在标的,不失仁道也。所以君子必争,争也不争,不争而争,争无所争,此君子之争也。所以揖让而升,下而饮,是其礼也;礼以揖,乐以饮,仁之和也。

〇 常人自蔽,一切在外,私我欲使,必争强好胜,然其所争者,胜负而已,名利而已。胜则骄,负则馁,乃至怨恨。此匹夫之争也,世界因此嚣嚣,实因无明,不能觉仁也。由此也可知进化论所谓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乃蛮夷之说,为盗寇辩护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