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人而不仁,如礼何?人而不仁,如乐何?

〇 本章可谓孔子礼乐思想的核心

〇 人而不仁,意思是,一个人看起来是一个人,但他还不是一个真正的人,因为他并不明白自己是谁,不清楚自己的天性-天命,一言以蔽之,尚未觉仁。仁,就是明觉的自己,是人之为人的自身明觉,即自知之明。不仁之人,就像一个原子个体,对他来说,一切都在外面,都是异己而独存的东西,他所竭力去做的,就是运用他的知觉和能力,认识这些外在的事物,充分地利用对象之物,让自己更好地生存在外在的世界中。这样的不仁之人,就是一般意义上的常人,也就是尚未成为人的人。君子不然,他明白自己就是一切,一切都是自己,此心无外;宇宙天地,众生万物,皆是我所化育,且在我里面,是我的自身成长;同时知道自己的天性-天命,且这个天性-天命并不是像常人以为的那样,是由外在的力量决定的,而是自己规定自己,如此才真正作为人而存在。这就是觉仁,可以说是我的重生,自己生出自己。这个重生的我,就是真正的人,名之曰君子。常人与君人,看起来似乎没有区别,但就自身言,却截然不同,请体会一下这样二种经验:前者是一无所有、意欲占有一切的原子个体,后者却是独一无二、含蕴化育一切的上帝。

〇 所以,人,其实是仁的自蔽,犹我把镜中之我当成自己。仁,则是人的自明,必反求诸己而能悚然大悟。如果说君子是真正的人,那么常人就是人的沉沦状态,是人成为真正的人的自身成长中一个异化的环节。如果说常人是人,那么君子就是神。要之,仁或不仁,惟在于觉仁与否。只有不仁的常人,特别是道学家,才会把仁-不仁当成一对伦理范畴的标签,贴在他们欲以规定和控制的对象上,就像超市里的货签。

〇 这样就清楚了,人而不仁,如礼何?人而不仁,如乐何?意思是,常人并不明白礼-乐的究竟,他们所谓的礼-乐,不过是强加于我的一套制度程式。但这不是礼-乐本身,相反倒是礼-乐的异化形式,是对礼-乐的褫夺。所以,根本上,常人无礼-乐可言,礼制是非礼-乐的。即使他们遵守礼制,亦步亦趋,但若不能觉仁,仍还是不明礼-乐的常人,只不过礼制的规范让他们不至于茫然无由、任意胡为、随波逐流罢了,情形与把水装入容器而使其显现某种固定的形状相仿佛。虽然,人乃生命,焉是水耶?唯因自蔽,私我欲使,必不肯束手就范,一成不变,所以终将礼崩乐坏,天下大乱,反复不已,此即常人社会的历史周期律,佛教所谓的六道轮回。只有反求诸己,觉仁而君子,才能彻底摆脱这种周期性的现象轮回。君子当国,圣人统治,人皆可为尧舜,皆可成佛,等等,渊源在此。

〇 要之,礼-乐,本于仁,是活泼泼的,生动的,是可以经验的,是生命自身本真的存在形式,是生命自身固有的天性-天命的呈现,不可由他者从外面加以认知、规定和强制,惟自明自律,则不违而已,直诚而已。换言之,礼乃君子其表,乐为君子其情。礼-乐,常人由之,君子成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