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夏问曰: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素以为绚兮。何谓也?子曰:绘事后素。
曰:礼后乎?子曰:起予者商也!始可与言诗已矣。

〇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正是这巧笑顾盼之间,透露了年轻女子纯真善良的心地和聪慧贤德的品质,犹天光朗照,让一切都绚丽夺目。素,天然之质也,谓无邪之天性,比以绘事,则如洁白的绢纸,可以画出绚烂的色彩,此即夫子所谓绘事后素的意思。礼,亦然,其犹绘事,则素者,仁也,礼之本也。子夏有此一问,可谓善悟,所以夫子叹许之。前文夫子有问:人而不仁,如礼何?也是这个意思。比如诗经里的这位新嫁女(卫风硕人),要是没有卓然的素质,即便排场很大,极尽奢华,又有什么诗意呢?

〇 所以,君子觉而兴,言为诗,此心之绚也。仁之素,此心之谓,含蕴一切,绝非空空洞洞,而是浑然一己,一体同仁,活泼泼地,亭毒化育,妙有自然,此仁之大美也。素与绚,表里如一,不可二分。素必绚,不假乔饰,故谓之绚。礼亦然。君子必有礼,仁之绚也,非从礼制之约,装出有礼的样子。所以,巧笑倩兮,美目盼兮,惟君子可以心印。常人徒见美貌盛况,欲以求之,只是好色罢了。

 

附:诗经卫风硕人

碩人其頎,衣錦褧衣。齊侯之子,衛侯之妻。東宮之妹,邢侯之姨,譚公維私。
手如柔荑,膚如凝脂,領如蝤蠐,齒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碩人敖敖,說於農郊。四牡有驕,朱幩鑣鑣。翟茀以朝。大夫夙退,無使君勞。
河水洋洋,北流活活。施罛濊濊,鳣鮪發發,葭菼揭揭。庶姜孽孽,庶士有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