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问禘之说。子曰:不知也。知其说者之于天下也,其如示诸斯乎!指其掌。

〇 夫子怎会不知禘礼之义?只是不好说:一是要为鲁君讳,参见上章,要是明说出来,那无异于指责鲁君之不是了。二是中下不可语上,强说无益,反致误会,因为禘之说虽不深奥,但必自悟而了然。一般的说法是,禘为祭始祖之所自出,则推其原,无非就是天了,别再无源头可及。但,何谓天?孟子有所发挥,说民即是天,还说民为重,社稷次之,君为轻。悟到这一层,确乎可以如夫子说的那样,其之于天下也,其如示诸斯乎。但这仍还未达究竟。何以故?礼,本于仁也。人而不仁,如礼何?天,仁也,即明觉的自己。觉仁而君子,则天下此心,始祖社稷,百姓万民,皆仁我化育,皆是自己。禘,所以为最高的礼,自祭也,以自明也。所以禘之为礼,非天子不可为,虽可能尚未觉仁,但有其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