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如在,祭神如神在。子曰:吾不与祭,如不祭。

〇 无论祭祀先人,还是祭祀鬼神,无非是要与先人鬼神沟通,则必同在可焉,不然,何以沟通?常人不明,以为先人鬼神外在于我,浑然不知他们恒在此心。倘若只在祭祀仪礼上规规矩矩,表面看起来似乎很庄严,但那不过是自欺欺人,做给他人看罢了。凡心若常有先人鬼神,则无论祭或不祭,无时不在祭也;反之,心无先人鬼神,即使用最高规格的祭礼,哪能亲见先人鬼神,与之沟通呢?夫子说与祭或不与祭,就是这个意思,非指是否亲自参加祭典,而是指祭者心中有没有先人鬼神:有则不祭如祭,否则祭如不祭。由此也可知当时礼崩乐坏,上至天子,下及诸侯大夫,皆心无先人鬼神,只为显示等级身份,搞搞排场。如按周制:大夫立三庙:曰考庙,曰王考庙,曰皇考庙。适士二庙:曰考庙,曰王考庙。官师一庙:曰考庙。庶士庶人无庙。其实,祭与庙,并无关系。即使庶士庶人,若觉仁而君子,则先人鬼神常在此心,无庙又有何妨?天地即我大庙,宇宙即我大庙,此心即我大庙,何须拘束于地上的庙堂?而且,不仅先人鬼神恒在此心,宇宙天地,众生万物,悉我所化,皆是自己,无不在焉。故曰祭如在,在如祭也。在,存在之谓,仁也,亦指万物,无不恒在此心。进言之,倘若以祭典为祭,则不祭时,又当如何?岂不只是孤家寡人?此常人所以为原子个体,故所以重祭祀仪礼,欲以招先人鬼神,故所以为迷信也。然则,泰山不如林放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