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射不主皮,为力不同科,古之道也。

〇 所谓射不主皮,意思是,射之为礼,其旨不在中不中目标,更不在用力的大小,贯不贯革,而是显现和示范君子的品德和修养,所主在德,而不在射本身,中不中的中乃是未发之中的那个中,当然也包括中不中目标的中。换句话说,射礼以仁为本,所以为礼也,决不是争强好胜,比试技术和能力,那是匹夫之射。所以,礼射与力射,君子之射与匹夫之射,完全不在一个境界,前为觉仁,后则自蔽。进言之,礼射,仁也;力射,杀也。所以,君子不比,君子无敌,常人反之。可知在当时,大概只有匹夫之射,君子之射已然成为传说,射礼可能还作为乡俗保留着,但其灵魂和本质已然丧失,只剩表面的仪式,所以夫子叹之而古之道也云云。古之道,即是君子仁道,射礼为其表现之一。要之,但凡夫子言古,必为其理想的代名,而非时间意义的古,如三代。觉仁而君子,古即是当下,古不古也;我欲仁,斯仁至矣,这正是夫子说的克己复礼的了义。朱子注:古者射以观德,但主于中而不主于贯革,盖以人之力有强弱不同等也。记曰:武王克商,散军郊射,而贯革之射息。正谓此也。周衰礼废,列国兵争,复尚贯革,故孔子叹之。大抵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