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禘自既灌而往者,吾不欲观之矣。

〇 夫子所不欲者,一定不是禘礼本身有什么问题,若合乎规制,自然乐以观之。不欲云云,想必在祭祀的场合,见有所不合禘礼的规范,又不好直接批评,所以才如是说。

〇 禘,据说是天子才有资格举行的大祭,所谓不王不禘,其所祭者,始祖之所自出也,如周人以稷为始祖,喾为稷之所自出,所以周人禘喾。周成王顾念周公对周朝有极大的功勋,特许他禘祭。以后鲁国沿用,或成惯例。对周公来说,既为天子所赐,不可谓之僭越,其所禘必也与成王同。后来的鲁君们,既无周公的功劳,又莫名禘之原由,依样画葫芦,且所禘不同,不但有双重的僭越,其过程必也破绽百出,使夫子不忍卒睹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