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 天地万物成理,一物包焉,物物皆包之,各不相借。【关尹子/柱篇】

027 人人之梦各异,夜夜之梦各异,有天有地,有人有物,皆思成之,盖不可以尘计,安知今之天地非有思者乎?【关尹子/柱篇】

028 计天地者,皆我区识,譬如手不触刃,刃不伤人。【关尹子/柱篇】

029 彼之有无,在此不在彼,是以圣人不去天地,去识。【关尹子/柱篇】

030 知彼有待,知此无待;上不见天,下不见地,内不见我,外不见人。【关尹子/柱篇】

031 譬如水中之影,有去有来,所谓水者,实无去来。【关尹子/柱篇】

032 犹如内想大火,久之觉热;内想大水,久之觉寒。知此说者,天地之德皆可同之。【关尹子/柱篇】

033 休咎灾祥,一气之运耳。浑人我,同天地,而彼私智,认而已之。【关尹子/柱篇】

034 天地寓,万物寓,我寓,道寓,苟离于寓,道亦不立。【关尹子/柱篇】

035 圣人之治天下,不我贤愚,故因人之贤而贤之,因人之愚而愚之;不我是非,故因事之是而是之,因事之非而非之。知古今之大同,故或先古,或先今;知内外之大同,
    故或先内,或先外。天下之物,无得以累之,故本之以谦;天下之物,无得以外之,故含之以虚;天下之物,无得以难之,故行之以易;天下之物,无得以窒之,故变之
    以权。以此中天下,可以制礼;以此和天下,可以作乐;以此公天下,可以理财;以此周天下,可以御侮;以此因天下,可以立法;以此观天下,可以制器。圣人不以一
    己治天下,而以天下治天下;天下归功于圣人,圣人任功于天下。所以尧舜禹汤之治天下,天下皆曰自然。
【关尹子/极篇】

036 天无不覆,有生有杀,而天无爱恶;日无不照,有妍有丑,而日无厚薄。【关尹子/极篇】

037 圣人之道天命,非圣人能自道;圣人之德时符,非圣人能自德;圣人之事人为,非圣人能自事。是以圣人不有道,不有德,不有事。【关尹子/极篇】

038 圣人知我无我,故同之以仁;知事无我,故权之以义;知心无我,故戒之以礼;知识无我,故照之以智;知言无我,故守之以信。【关尹子/极篇】

039 圣人之道,或以仁为仁,或以义为仁,或以礼、以智、以信为仁。仁、义、礼、智、信,各兼五者,圣人一之不胶,天下名之不得。【关尹子/极篇】

040 勿以行观圣人,道无迹;勿以言观圣人,道无言;勿以能观圣人,道无为;勿以貌观圣人,道无形。【关尹子/极篇】

041 行虽至卓,不离高下;言虽至公,不离是非;能虽至神,不离巧拙;貌虽至殊,不离妍丑。圣人假此,以示天下;天下冥此,乃见圣人。【关尹子/极篇】

042 圣人师蜂立君臣,师蜘蛛立网罟,师拱鼠制礼,师战蚁置兵。众人师贤人,贤人师圣人,圣人师万物。惟圣人同物,所以无我。【关尹子/极篇】

043 圣人曰道,观天地人物皆吾道,倡和之,始终之,青黄之,卵翼之;不爱道,不弃物,不尊君子,不贱小人。
    贤人曰物,物物不同,旦旦去之,旦旦与之,短之长之,直之方之,是为物易也。殊不知圣人鄙杂厕,别分居,所以为人,不以此为己。【关尹子/极篇】

044 圣人之于众人,饮食、衣服同也,屋宇、舟车同也,富贵、贫贱同也。众人每同圣人,圣人每同众人。彼仰其高、侈其大者,其然乎,其不然乎?【关尹子/极篇】

045 圣人不异众人,特物不能拘尔。【关尹子/极篇】

046 道无作,以道应世者,是事非道;道无方,以道寓物者,是物非道。圣人竟不能出道以示人。【关尹子/极篇】

047 如钟钟然,如钟鼓然,圣人之言则然;如车车然,如车舟然,圣人之行则然。惟莫能名,所以退天下之言;惟莫能知,所以夺天下之智。【关尹子/极篇】

048 蝍蛆食蛇,蛇食蛙,蛙食蝍蛆,互相食也。圣人之言亦然,言有无之弊,又言非有非无之弊,又言去非有非无之弊。言之如引锯然,惟善圣者不留一言。【关尹子/极篇】

049 若龙若蛟,若蛇若龟,若鱼若蛤,龙皆能之。蛟,蛟而已,不能为龙,亦不能为蛇、为龟、为鱼、为蛤。圣人龙之,贤人蛟之。【关尹子/极篇】

050 在己无居,形物自著;其动若水,其静若镜,其应若响。芒乎若亡,寂乎若清;同焉者和,得焉者失;未尝先人,而常随人。【关尹子/极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