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 浑乎洋乎,游太初乎。时金已,时玉已;时粪已,时土已;时翔物,时逐物;时山物,时渊物;端乎权乎,狂乎愚乎。【关尹子/极篇】

052 人之善琴者,有悲心,则声凄凄然;有思心,则声迟迟然;有怨心,则声回回然;有慕心,则声裴裴然。
    所以悲思怨慕者,非手非竹非丝非桐;得之心,符之手;得之手,符之物。人之有道者,莫不中道。【关尹子/极篇】

053 圣人以有言有为有思者,所以同乎人;以未尝言未尝为未尝思者,所以异乎人。【关尹子/极篇】

054 心之愚拙者,妄援;圣人之愚拙,自解。殊不知圣人时愚时明,时拙时巧。【关尹子/极篇】

055 以圣师圣者,贤人;以贤师圣者,圣人。盖以圣师圣者,徇迹而忘道;以贤师圣者,反迹而合道。【关尹子/极篇】

056 圣人通乎上下,惟其宜之,岂曰离贤人、众人,别有圣人也哉?【关尹子/极篇】

057 圣人道虽虎变,事则鳖行;道虽丝纷,事则棋布。【关尹子/极篇】

058 惟其能遍偶万物,而无一物能偶之,故能贵万物。【关尹子/极篇】

059 火千年,俄可灭;识千年,俄可去。【关尹子/鉴篇】

060 知心无物,则知物无物;知物无物,则知道无物;知道无物,故不尊卓绝之行,不惊微妙之言。【关尹子/鉴篇】

061 物我交,心生;两木摩,火生。不可谓之在我,不可谓之在彼;不可谓之非我,不可谓之非彼,执而彼我之则愚。【关尹子/鉴篇】

062 夜之所梦,或长于夜,心无时;生于齐者,心之所见皆齐国也,既而之宋、之楚、之晋、之梁,心之所存各异,心无方。【关尹子/鉴篇】

063 善弓者,师弓不师羿;善舟者,师舟不师奡;善心者,师心不师圣。【关尹子/鉴篇】

064 善去识者,变识为智。【关尹子/鉴篇】

065 惟一我心,则意者,尘往来耳;事者,欻起灭尔,吾心有大常者存。【关尹子/鉴篇】

066 情生于心,心生于性。情,波也;心,流也;性,水也。来干我者,如石火顷,以性受之,则心不生,物浮浮然。【关尹子/鉴篇】

067 彼虽有贤愚,彼虽有真伪,而谓之贤愚真伪者,系我之识。知夫皆识所成,故虽真者,亦伪之。【关尹子/鉴篇】

068 心感物,不生心生情;物交心,不生物生识。物尚非真,何况于识?识尚非真,何况于情?而彼妄人,于至无中,执以为有;于至变中,执以为常。
    一情认之,积为万情;万情认之,积为万物。物来无穷,我心有际,故我之良心,受制于情;我之本情,受制于物。【关尹子/鉴篇】

069 知夫我之一心无气无形,则天地阴阳不能役之。【关尹子/鉴篇】

070 道无鬼神,独往独来。【关尹子/鉴篇】

071 勿以我心揆彼,当以彼心揆彼。知此说者,可以周事,可以行德,可以贯道,可以交人,可以忘我。【关尹子/鉴篇】

072 尚自不见我,将何为我所?【关尹子/匕篇】

073 以神存炁,以炁存形,所以延形;合形于神,合神于无,所以隐形。【关尹子/匕篇】

074 吾之形气,天地万物。即吾心中,可作万物。我可为万物。【关尹子/匕篇】

075 一蜂至微,亦能游观乎天地;一虾至微,亦能放肆乎大海。【关尹子/匕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