〇 在实验室里重现自然,可能吗?
〇 思想,只能在母语中存活。
〇 涅槃只是开端,而非终结。
〇 感觉感觉感觉,意识意识意识。
〇 比起信徒,异端更爱真理。

〇 清贫源自德性,而不是出于党性。
〇 九个太阳?那是月亮的焦虑。
〇 浪子最爱父母。
〇 儒,从来是小人儒。
〇 艺术,是最后的东西。

〇 庸俗,就是拘泥于事物。
〇 刻薄,是柔情的必要准备。
〇 何谓噪音?无主之声,无明之音。
〇 想做帝王的,必无帝王之心。
〇 活在他者的世界,即是活在地狱。

〇 人皆其主。这是我的最高政见。
〇 没有我,众生何往,宇宙何现?
〇 啊,隐蔽之一,常在此心。
〇 安顿自己,就是安顿世界。
〇 卓尔不群,还不是卓尔无群。

〇 杨白劳的红头绳,此心有大美。
〇 出殡,让我想到死的剩余价值。
〇 葬送过去,我有大快乐。
〇 我不喜欢连词,系词,还有介词。
〇 我不解答问题,我只是消解问题。

〇 道必有言,但无解释的意愿。
〇 没有比物质更唯心更抽象的东西了。
〇 道德家总是对群众说话。
〇 给梨树浇水时,我从没指望过梨子。
〇 书写废话的欲求,相当猥亵。

〇 一切文字,总还是太冗长了。
〇 我只用第一人称说话。
〇 伟大的雕琢?从来没有。
〇 我是复数,复数的单数。
〇 一切,无非是我的征兆罢了。

〇 生-死,万古绝对。
〇 感动,有时像一声饱嗝。
〇 纳粹,忆成犹太人的门神。
〇 都是死路,但要找到我那条。
〇 长寿对天才总是最大的冒险。

〇 思想者,他的谬误也闪着真理之光。
〇 帝王将相,匹夫而已。
〇 长镜头,有一种整体意识。
〇 拼合的碎花瓶不再是那只花瓶。
〇 哪个时代最好?答曰:我活着的时代。

〇 觉即无先无后。
〇 犬马有心,只是无主。
〇 禅学即圣学。否则二非。
〇 得者,德也。德者,得也。不能少一字。
〇 要做诗,先为诗人。欲为诗人,先致仁,诗自成。

〇 微言大义,是一种经毒。
〇 礼,就是平等心。
〇 素王不王。
〇 乐,即是生生。即是无碍。
〇 

〇 
〇 
〇 
〇 
〇 

〇 
〇 
〇 
〇 
〇 

〇 
〇 
〇 
〇 
〇 

〇 
〇 
〇 
〇 
〇 

〇 
〇 
〇 
〇 
〇 

〇 
〇 
〇 
〇 
〇 

〇 
〇 
〇 
〇 
〇 

〇 
〇 
〇 
〇 
〇 

〇 
〇 
〇 
〇 
〇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