〇 我对跪拜有一种先天的憎恶,人类的膝盖太灵活了。
〇 我从愚人身上学到的,比聪明人教我的更多。
〇 高处的谦逊,在低下者眼里,仍是不折不扣的蔑视。
〇 逻辑不明白,重要的不是正确,而是可以错误。
〇 若蝼蚁无能想象人的世界,人又怎能想象神的世界?

〇 苦难,以各种方式被人类夸大了。
〇 每天醒来,我知道自己活着!这是一个无比重要的事实。
〇 我不在乎别人怎么评价它们,因为我创造它们。
〇 我已经把自己提升到蝴蝶飞不到的高度。
〇 我只有一种权力,那就是我对自己的权力。

〇 站在巨人肩上?--我不过是挺立自己罢了。
〇 思想者不再有好奇这种趣味,只有久别重逢的喜悦。
〇 平时无恶不作,死到临头又痛哭流涕,卑贱莫过于此。
〇 权力在斗争中有其本质,然而,放弃权力才是至高的权力。
〇 有意义的只是山顶,难怪,山脚和平原挤满了村落。

〇 我不忍叫醒酣睡的人。安详的面孔有一种神性。
〇 我能造一个神,也能摧毁之。两端之间,有我所有的平凡。
〇 凡用逻辑水泥构造的大厦,我只愿意在门厅呆上一小会。
〇 即使在我感觉最不自由的时候,我也没有失去过自由。
〇 我有过出生吗?也许死亡能让我回忆起那一刻。

〇 思想者来自同一个国度,就像商人都属于同一个种族。
〇 通常的情形是,你理解的是你不在乎的,你在乎的却不能理解。
〇 宗教有一种鬣狗的本能:对腐烂的东西特别灵敏。
〇 至阳之器被阴柔之手抚弄,是我不忍目睹的。
〇 疾风中,要保持优雅是不可能的,譬如婚纱和高跟鞋。

〇 以上帝的口吻说话,是我忍无可忍的表达方式。
〇 现代化正在吞噬每个乡村。我不愿活得太久。
〇 我知道什么是伟大,请不要教我。
〇 在上帝面前卑躬屈膝,必也在强权面前卑躬屈膝。
〇 我说我为全人类活着,丝毫没有觉得不好意思。

〇 有神论者活在自欺中,无神论者活在虚无中。
〇 心理治疗术是哲学的终结。哲学本是精神的炼狱。
〇 不信神,意味着神性还没有从人性中分离出去。
〇 撒下的种子长出嫩芽,我明白不会失去它了。
〇 超越不是觉悟,而是带向更深的无明。

〇 读书于我,犹愚公移山。
〇 读经书,就像吃河豚,不要中了经毒。
〇 发财,不是经济,而是反经济的。
〇 契约,就是无信,不信。
〇 无明故多欲,浅见故繁名,逐物故多术。

〇 理性造就庸人。
〇 法西斯主义是一种特殊的人道主义。
〇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也许相反。
〇 伟大是绝对的,比如绝对的渺小。
〇 忏悔是个邪恶的字眼,其形式是下流的。

〇 阅尽三藏十二部?不如推倒重来。
〇 好的哲学是文学,好的文学是哲学。
〇 请别老嚷嚷要自杀。
〇 大义必有深情。
〇 清净心,就是安住污秽。

〇 担负恶名,是一种慈悲。
〇 上帝将在科学中显现为一个算法。
〇 悖论乃是天启。
〇 凡说死后事,都是妄言。
〇 佛不可貌相,但,人可以貌相。

〇 没有崇高,幸福是不可能的。
〇 命题就是事实。
〇 物理即心理。
〇 有外星人吗?有,你就是。
〇 全体是悲,则无处不乐。

〇 仁政,即是自治。
〇 文章之事,注疏最难。
〇 要求论证,是一种奴隶意识。
〇 浑然一己曰爱。一体同仁曰亲。
〇 花间草,不可除也。

〇 不为我知的一切,是不幸的。
〇 那只看不见的手,就是人民。
〇 认识论,就是暴力学。
〇 霸道王道,皆非仁道。
〇 自然,从不操劳。

〇 无限,令人漂泊。
〇 祛魅是不够的,还要去蔽。
〇 于一切见我,即参;我化育一切,即禅。
〇 不死的唯一办法,就是活着。
〇 恶比善有更高的神学价值。

〇 以太,科学的良心。
〇 所有名臣良相,都有一双下跪的膝盖。
〇 精确是智,近似是慧。
〇 求仁得仁,求苦得苦。一回事。
〇 智慧爱,不是爱智慧。

〇 改造人类最容易,只须重新定义人。
〇 知性造物,理性治物,觉性化物。
〇 一切都是许可的,只要承担一切。
〇 我已完全克服犹太性。
〇 所谓好字,就是最糟糕的字。

〇 对奴隶,反抗是美德;对觉者,服从是美德。
〇 胡塞尔说回到事情本身。我说:回到自己!
〇 有限,显现为0与1之间的无限。
〇 如果我无视道德,那是因为我是道德的。
〇 母语决定祖国。母语即是祖国。

〇 一无所有时,才知道自己拥有什么。
〇 唯识论的八识,可领悟为八个维度。
〇 凡先天的,都是需要自身实现的东西。
〇 犯法,也是对法律的审判。
〇 必然性是考古学,偶然性是占星学。

〇 Right,最好的汉译是:义。
〇 光,在自身中没有黑暗。
〇 人不是万物之灵。我是。
〇 信佛可以方便,成佛没有方便。
〇 梦见周公的都是孔子。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