〇 无,有,太极,空,天,道,理,心,性,圣,佛,仙,君,常,等等这些伟大的字眼,就是压在灵魂之上的重重大山,我听到的是他们的呻吟,而不是思想和诗意。揭去这些符箓,灵魂才是神明。

〇 大海般的西方哲学,我竟一无所取!不是因为它的丰富,而是泡沫下面的贫瘠和无情。以古希腊为故乡的西方思想的灵魂,一开始就已被[认识你自己]这句咒语完全摄住了。因为,我是决无可能认识我自己的,我所认识的自己不是我自己,那是我的一个玩偶,犹人之于上帝。

〇 解读古人的经典,就像为死人的面孔化妆,这本是入殓师的工作。只有象山先生是明白的。我也明白了。我有一种解放的快感,伴随着阵阵革命的情欲,而且,不动声色。

〇 千圣万圣,集我一身,借我还魂。横渠先生虽说要[为往圣继绝学],但他明白圣人无非是我身上正流着的这一滴血吗?难说。绝学无继,若以道统示人,只会作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