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 子曰:君子怀德,小人怀土;君子怀刑,小人怀惠。【论语/里仁】君子之怀,囊括一切,化育一切,悉备于我。小人之怀,欲壑难填。君子怀刑,自治之谓;小人怀惠,死于利下。朱子注:怀德谓存其固有之善,怀土谓溺其所处之安,怀刑谓畏法,怀惠谓贪利。非究竟之言。君子当仁不让,杀身成仁,何惧刑罚之加?

052 子曰:放于利而行,多怨。【论语/里仁】看今日全球市场经济和资本统治,私欲横流,唯利是图,人情浇薄,怨声日盛,此放利之必然乎。夫子岂欺我哉!

053 子曰:能以礼让为国乎,何有!不能以礼让为国,如礼何!【论语/里仁】让,礼之质也。仁者自治,所以能让。礼让为国,于仁者何有!匹夫当国,如礼何?虽然,仁者礼让,必也当仁不让。匹夫不让,到头来恐怕不得不让。

054 子曰:不患无位,患所以立;不患莫己知,求为可知也。【论语/里仁】佛在处即是庙堂,仙居处即是灵山,圣立处即在大位。患无位者,所以不立,立者无患也。

055 子曰:参乎!吾道一以贯之。曾子曰:唯。子出。门人问曰:何谓也?曾子曰: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论语/里仁】一以贯之之一,仁也。忠恕之说,不过是曾参的私见。忠恕,只是仁之两端,焉能概括夫子仁道?且夫子之道,只是夫子之道,他者岂可僭为代言?惟自明仁道;仁道在己,不在他。此例可知孔子殁后,业儒所以衰也。

056 子曰: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论语/里仁】义,仁之发明,待人接物处事之宜,仁者自知。人耳焉得与闻?肉眼焉得与见?常人所信者,唯在私我之欲,感官之实,实惠之得;或也识得义一字,也必作如是解。所以,宋儒有义利之辩,其实无非利也。

057 子曰:德不孤,必有邻。【论语/里仁】邻,心印之喻也,犹闻子曰而印夫子之心,夫子即吾之邻也。故仁者相邻,古往今来,无远弗界,一体同仁也。里仁之美,即此之谓。常人蔽于见识,自异于外,虽居闹市,朋党成群,却各为私意,曾是以为邻乎?且仁者无外,悉在此心,皆是自己;即以此身喻,万物无不相邻也。

058 子曰:吾未见刚者。或对曰:申枨。子曰:枨也欲,焉得刚?【论语/公冶长】无欲则刚。此之所谓无欲,乃独一无二,无所不包,德备之谓,非《金刚经》之自许。仁,至刚者也,能断金刚,必也至柔乎。至柔至刚,仁之性也。

059 子贡曰:我不欲人之加诸我也,吾亦欲无加诸人。子曰:赐也,非尔所及也。【论语/公冶长】非尔所及,非尔不能也。夫子之意,或在此,诲子贡以自悟也。盖仁者自主,中正无外,故既无可加诸于人,人也不能加诸于我。然子贡此时所言,还停留在欲一字,必待觉仁。

060 子在陈,曰:归与!归与!吾党之小子狂简,斐然成章,不知所以裁之。【论语/公冶长】狂者进取,简者有所不为,能君子者,必也狂简乎!归与,天命之召也。

061 子路曰:愿闻子之志。子曰:老者安之,朋友信之,少者怀之。【论语/公冶长】所安,所信,所怀,仁也;唯仁者安之,这个之,老者朋友少者乃至一切众生也。

062 子曰:贤哉,回也!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贤哉,回也!【论语/雍也】夫子说观过知仁,观穷亦可以知仁。人不堪其忧,仁者不改其乐。但仁者之乐,与人间之乐不同,乃是自主之定,自知之明,自治之足,自由之安,故其情也广大慈悲,以天下之乐为乐,以天下之忧而忧,非自己个儿偷着乐也。仁者必处在最广大的底层民众一边,与他们同忧乐。

063 子谓子夏曰:女为君子儒,无为小人儒。【论语/雍也】孔子虽被业儒奉为圣人祖师,但他实与儒家无关。业儒本质上都是服务性的小人儒。君子非儒不儒,更不要说沦为后世那种臣妾之儒。君子不器不党,决不会以儒家门户自许。严重地说,把孔子当成儒家的祖师,是赤裸裸的利用,是大不敬。

064 子曰: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论语/雍也】然后君子,不一定就是君子。君子固然文质彬彬,但文质彬彬不必君子。质若不觉,非仁也。

065 子曰:人之生也直,罔之生也幸而免。【论语/雍也】直者,性也;直而觉,诚也。在赤子曰直,在仁者曰诚,必待觉仁。此生命之自然,之真也。罔,自蔽之谓,或愚昧无知,或自恃聪明而执于见识,此常人所以为常人,其世界必异化,其人生也扭曲,或竟也能平安无事,不过侥幸罢了。

066 子曰: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论语/雍也】知之,只是见识;好之,只是玩物;唯乐之者,不为物役,而成物之是。

067 子曰:中人以上,可以语上也;中人以下,不可以语上也。【论语/雍也】所谓上中下,非指有此三种人,而是指一个人的智慧成长当下所在的环节。下者如童稚,启蒙之时;中者如常人,为知性-理性挟持。唯觉性开启,智慧方臻圆熟,而不执于名相能所。中下以中下,中上以中上,也是教诲之要,不然必蔽。何以知之?一试便知。

068 子曰:知者乐水,仁者乐山。知者动,仁者静。知者乐,仁者寿。【论语/雍也】《韩诗外传》云:夫水者缘理而行,不遗小间,似有智者;动而之下,似有礼者;蹈深不疑,似有勇者;障防而清,似知命者;卒成不毁,似有德者,此智者所以乐于水也。《尚书大传》云:山,草木生焉,鸟兽蕃焉,财用殖矣,生财用而无私为,四方皆伐矣,每无私予焉。出云风以通乎天地之间,阴阳和合,雨露之泽,万物以成,百姓以飨,此仁者之所以乐于山也。以上只是所乐,非乐乐也。乐乐者,仁也。其静如山,其动似水,天长地久。

069 子曰:齐一变,至于鲁;鲁一变,至于道。【论语/雍也】齐,霸诸侯也;鲁,继周而王天下也;道,大同也。一变再变;变者,跃升也,必革命乎。夫子之政见,囊括矣。

070 子曰:觚不觚,觚哉?觚哉!【论语/雍也】觚,祭祀用酒具。祭非祭,祭哉?礼非礼,礼哉?器非器,器哉?名失其正而痛惜之也。

071 宰我问曰:仁者,虽告之曰井有仁焉,其从之也?子曰:何为其然也?君子可逝也,不可陷也;可欺也,不可罔也。【论语/雍也】仁,岂是一物?仁者,岂是逐物者?几千年后的今日,恐怕满世界都是宰我了吧,君子逝久矣。

072 子曰:中庸之为德也,其至矣乎!民鲜久矣。【论语/雍也】中庸,仁道自行也,无非自强不息,自治而已。鲜久乎?吾不知也,或许从来没有出现过。

073 子贡曰:如有博施于民而能济众,何如?可谓仁乎?子曰:何事于仁,必也圣乎!尧舜其犹病诸。夫仁者,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能近取譬,可谓仁之方也已。【论语/雍也】博施济众,还只是在事上行仁,所行不必仁也。仁者仁行。仁行与行仁,不可混同。只有仁者,立己即立人,己达即达人。何也?无外故,人即我也。仁,即是自己,至近者乎,何以远求?外之,虽近亦远,不可及也。就近取譬,反求诸己也。

074 子曰:默而识之,学而不厌,诲人不倦,何有于我哉?【论语/述而】默而识之,化也;不厌于学,乐也;不倦于诲,爱也;三者,仁者自然。

075 子曰:甚矣吾衰也!久矣吾不复梦见周公!【论语/述而】吾身之衰,即天下之衰也;天下之衰,即吾身之衰也。身衰,仁不可衰也。故惟不衰者可知天下之衰。吾即周公乎!

076 子曰: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论语/述而】惟仁者可以游于艺,不然,无所依也。而惟志于道而据于德,方可觉仁。观天下无量的游艺者,其中可有仁者?

077 冉有曰:夫子为卫君乎?子贡曰:诺。吾将问之。入,曰:伯夷、叔齐何人也?曰:古之贤人也。曰:怨乎?曰:求仁而得仁,又何怨。出,曰:夫子不为也。【论语/述而】惟求仁得仁者无怨。何以故?仁即自己也。小人外求,患得患失,焉得无怨?

078 子曰:饭疏食饮水,曲肱而枕之,乐亦在其中矣。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论语/述而】此夫子之乐也。与颜子之乐,同仁而异曲。皆乐之至,皆仁者之乐,皆仁乐也。

079 叶公问孔子于子路,子路不对。子曰:女奚不曰,其为人也,发愤忘食,乐以忘忧,不知老之将至云尔。【论语/述而】仁者不老,与天同寿,焉知老之将至?亦复何求?

080 子曰:我非生而知之者,好古,敏以求之者也。【论语/述而】知之之知,知识而已。知知之知,生来便具,只待自觉,此仁者之为仁者也;好古敏求,觉仁之方也。古,非常人以为的历史之古,而乃宇宙天地之本来面目,以及欲以建立的理想世界。

081 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论语/述而】好学者,一草一木皆可为良师;不好学者,良师在侧,亦如一草一木。

082 子曰:二三子以我为隐乎?吾无隐乎尔。吾无行而不与二三子者,是丘也。【论语/述而】仁者何隐之有?宇宙天地,日月星辰,皆仁我之化身也。所以,仁者无隐,不隐,只是肉眼不能见耳,故凡夫之谓隐者,必也凡夫无疑。 

083 子曰:盖有不知而作之者,我无是也。多闻,择其善者而从之;多见而识之,知之次也。【论语/述而】不知而作者,不能知知也,无自知之明也,必常人之事,仁者不为。常人蔽于知觉,以博学而好为人师,而其所知,不过是知之之知,现象-表象-对象之知,不知之知,知之次也。惟君子多闻善从而能反求诸己,以至觉仁而知知,则知知而化。夫子自道述而不作,旨在大化也。

084 子曰:仁远乎哉?我欲仁,斯仁至矣。【论语/述而】仁与不仁,一觉之间。

085 子曰: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论语/述而】仁者无外,宇宙天下,众生万物,悉备于我,皆我所化,无远弗届,何其坦荡。常人犹原子个体,自绝于外,置身天地间,焉得无忧无畏?所以长戚戚也。 

086 子曰: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论语/泰伯】诗言志也,礼行道也,乐其成也。然则乐之成,必仁者乎! 

087 子曰: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论语/泰伯】流俗以为这是孔子主张愚民的证据,错得离谱。要人遵从礼法,不教可否?凡可由之道,可道之道,皆须教育,然后人由之。现代教育,无非使由之而已。但,这只是知之,非知知也,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何也?知所以然,必待觉仁,他者焉可代劳?古时,礼乐自天子出,由圣人定,则愚夫妇日用而不知,可也。现在却由凡夫制定规矩,由之恐怕就要上当。必仁者当国,圣人制礼,君子教导,则民可信而由也。

088 子曰:不在其位,不谋其政。【论语/泰伯】不谋的只是在位的政事;不在其位,何以谋哉?但仁者自治,无非是政;自正即政,不在外,也不在谋也。

089 子曰:麻冕,礼也。今也,纯俭,吾从众。拜下,礼也。今拜乎上,泰也,虽远众,吾从下。【论语/泰伯】从众或从己,义之所宜,不失仁道也。夫子岂是业儒所能知?

090 子畏于匡,曰:文王既没,文不在兹乎?天之将丧斯文也,后死者不得与于斯文也;天之未丧斯文也,匡人其如予何?【论语/子罕】仁我既在,天下即未丧斯文,此夫子天命自觉也。即使天下变得漆黑,我若是那一点星火,便有燎原之可能。大哉,夫子!文不在兹乎!

091 子曰:吾有知乎哉?无知也。有鄙夫问于我,空空如也;我叩其两端而竭焉。【论语/子罕】无知也,指知之之知,非知知之知。叩其两端,知之方也,犹苏格拉底之诘问;苟非知知,则一切知之,皆无本也,叩其两端必竭。何以故?万物之知皆仁知之发明也。仁知既觉,则感而遂通,随时发明,不假外求。故仁者一无所知,无所不知,知也无知,无知是知。

092 子欲居九夷。或曰:陋,如之何?子曰:君子居之,何陋之有!【论语/子罕】乌托邦金碧辉煌,若住的是猪,那也只是豪华的猪圈。仁者,置身污秽,也是庄严净土。九夷之为夷,只因君子阙如;华夏之为华夏,惟因仁者行世;不然,华夏与夷狄何异?华夏,仁者之理想也;狄夷,常人之所欲也。呜呼。是以君子瓢食箪饮,陋巷可见,常人不堪也。

093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论语/子罕】千古一叹,叹者其谁?宇宙乎,天地乎,万物乎,众生乎,圣人乎,仁者乎。我也。常人闻之,众说纷纷,只是川上不见一人。生命之流,天命所之,奔流不息,岂为看客停留?

094 子曰:譬如为山,未成一篑;止,吾止也!譬如平地,虽覆一篑;进,吾往也!【论语/子罕】中途而废,常人所以夭折;惟仁者止于至善:自己之明觉,明觉的自己。

095 子曰:三军可夺帅也,匹夫不可夺志也。【论语/子罕】三军之帅,匹夫而已。匹夫之志,不离于仁,不可夺也。

096 唐棣之华,偏其反而。岂不尔思?室是远尔。子曰:未之思也,夫何远之有。【论语/子罕】唐棣花不正在此心怒放嘛?

097 颜渊死。子曰:噫!天丧予!天丧予!【论语/先进】父父子子,非以血缘,仁义之情也。

098 季路问事鬼神。子曰:未能事人,焉能事鬼?敢问死?曰:未知生,焉知死?【论语/先进】生死绝对,生即不死,是谓生生,仁知也。生死相对,常人见识;既未知生,则焉知死?是以仁者生生,天长地久;常人自蔽,其生行尸走肉,其死装神弄鬼,徘徊生死之间。

099 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子曰:以吾一日长乎尔,毋吾以也。居则曰不吾知也,如或知尔,则何以哉?子路率尔而对曰:千乘之国,摄乎大国之间,加之以师旅,因之以饥馑,由也为之,比及三年,可使有勇,且知方也。夫子哂之。求,尔何如?对曰:方六七十,如五六十,求也为之,比及三年,可使足民。如其礼乐,以俟君子。赤!尔何如?对曰:非曰能之,愿学焉。宗庙之事,如会同,端章甫,愿为小相焉。点,尔何如?鼓瑟希,铿尔,舍瑟而作,对曰:异乎三子者之撰。子曰:何伤乎?亦各言其志也。曰: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夫子喟然叹曰:吾与点也!三子者出,曾皙后。曾皙曰:夫三子者之言何如?子曰:亦各言其志也已矣。曰:夫子何哂由也?曰:为国以礼,其言不让,是故哂之。唯求则非邦也与?安见方六七十、如五六十而非邦也者?唯赤则非邦也与?宗庙会同,非诸侯而何?赤也为之小,孰能为之大?【论语/先进】子路之志,能在大国之间安邦强民,夫子笑许,是深知其人,非讽之也。君子当仁不让,焉可故作谦虚?冉有志在富民,能富七八十里,五六十里,则天下之民富亦可望矣。公西华愿为司仪,以助礼乐之事,可礼乐无小事,其志不可谓小矣。虽然,夫子独许曾晳,何也?盖前三子只是偏重一事,只有曾点之志,仿佛无事,置身自然,沐浴歌吟,一派祥和,此正是大同景象,礼乐之大成,天下之至治,此心之常乐也。

100 颜渊问仁。子曰:克己复礼为仁。一日克己复礼,天下归仁焉。为仁由己,而由人乎哉?颜渊曰:请问其目。子曰: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论语/颜渊】复礼,即是志仁,觉仁,成仁,尽仁。则天下归仁,天下此心也。此岂可由人代劳?非礼勿视,即是非仁勿视;非礼勿听,即是非仁勿听;非礼勿言,即是非仁勿言;非礼勿动,即是非仁勿动。一言以蔽之,曰自明诚;《中庸》之谓慎独。

2021-1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