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斅的简写;《说文》:斅,觉悟也。《白虎通》:学之为言,觉也,以觉悟所未知也。究竟之学,就是自身觉悟,有三个环节:一是感觉。这是生命的本能,人类、动物乃至植物都有感觉,也是生命之为生命的基础,一切奠基于此;但只有作为人的我,人我,意识到自己的感觉,所谓冷暖自知。二是知觉,即人我对事物的认识,也就是对现象进行表象,分别和规定对象及其相互关系;这是一个无穷探索、把握事物的过程。知觉把现象-表象-对象当成外在于人我的客观存在,这样人我必自以为自己只是系于吾身原子个体,即所谓的自我,或称之为私我;知觉-私我,就是人类的本质,即所谓的理性;一切都是外在的,有待发现的,可资利用的,一切又是无限的;人我就生存于自己发明却执信为客观存在的世界,仿佛蚕包裹于自己吐出的丝茧。所以,理性就是自蔽,其主导的一切,就是异化。三是仁觉,即在理性的自蔽-异化中,灵机一动,恍然明白一切不外吾心,原以为外在的有所发现和规定的事物,其实都是我所化育。于是自我或私我悚然化为独然无对、含蕴一切的仁我,简称曰,也就是明觉的自己,即是仁我的本来面目。各种哲学和宗教的本体,如上帝、梵我、理念、绝对精神等,都是理性的逻辑推演;无明故多名。进言之,感觉-知觉-仁觉仍还是知觉的分别,其实无分不外,浑然一己;不过,环节的区分展示了生命-智慧的成长,其实是学习-觉悟的深入、提升和圆成:由感觉开端,经知觉的异化,而臻于仁觉的澄明。知觉到仁觉,是回归,不是理性的逻辑推演;必反求诸己,直至觉性开启而顿悟,称之觉仁君子,就是这样的觉仁-仁觉者。统摄而言,学习就是人生,即仁我的生命;学习的最高宗旨,即在于致仁,也就是成己之是,尽己之仁。这就是夫子仁学的奥秘。〇学而时习之:大抵是童蒙学习的情形,主要请教师长,时常复习所学的东西,渐渐得心应手,感到其乐无穷。有朋自远方来:是说同学朋友相互学习,大家来自五湖四海,志同道合,惺惺相惜,切磋琢磨,携手共进,鸢飞鱼跃,诚为人生快事。人不知而不愠:指君子反求诸己,终于觉仁,天性昭然,天命不违,宇宙天下,化育此心;虽默默无闻,或形单影只,乃至箪食瓢饮,独然自在,常乐不改。不愠,就是至乐,乐的最高境界,生命之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