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子曰:[慎终,追远,民德归厚矣。]

〇《礼记》说:君子曰终,小人曰死。所谓终,指的是天命的完成;所谓死,指的是肉体的消亡。所以说君子有终无死,因为自觉天性-天命,必已超脱生死;常人有死无终,只因尚未觉仁而为生死所蔽。不过,还须深究:所谓终,就是成己之是,尽己之仁,则不可穷尽,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所以君子其实不终;而所谓的死,不过是[死]的见识,孰可人之死?除非死者自己,可死者何言?所以,死,必是他者所强加的[判决];所以,丧之为礼,义在不死,哀为之重,或可稍免生者的不安;也正是生者对他们以为[死]的死者的不安,才产生诸如灵魂不灭、往生轮回、天堂地狱等想象;葬礼、祭祀乃至巫术,根源在此。所以常人其实不死。〇所谓慎终,就是不违天性-天命;所谓追远,是说众生从来活在此心。慎终则无蔽,追远则同根,必待觉仁;则所谓民德,就是明德;民不外我,民即自己。德,就是自明而不可失者;德即是厚。仁,就是那至厚者。反求诸己,德将自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