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子曰:[其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鲜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乱者,未之有也。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为仁之本与

〇朱子说:善事父母为孝,善事兄长为弟。这个说法不算错,但不是究竟的说法。如果只在事务上求一个[善事],得一个孝名,那么不管自己是不是情愿,也不管父母兄长如何,只要侍候他们就可以了,似乎为他们做些事情,就有了[孝子]的自得。这不过是夫子后文说的[能养],他说,对牛马也是如此,难道是孝吗?当然不是,这只是表现出来的孝的样子,并非孝的自身,不能混为一谈。另外,什么是善?不是别人称善就是善了,那不过是善之名,真正的善乃是自己,也就是仁,必待觉仁才显现出来,明白起来。仁,明觉的自己,就是至善者,即绝对的善,万德俱备,孝即其一,名曰仁孝,人皆有之。只有君子才是真正的孝子。常人停留于知觉,大抵知孝而孝,所谓行孝;知孝行孝的孝不是仁孝,而是外在的道理,社会伦理和道德规范的要求,仿佛一只孝的模子或容器,使一般的人成为社会要求的[孝子]。概而言之,常人的孝,是无明的有为的外在的孝;而君子的孝,则是明觉的自为的自然的孝。这下就清楚了,常人的孝乃是孝的自蔽和异化,其实是非孝之孝。当然,一个人倘能知孝行孝,对于社会秩序的维稳,有其相对的意义,故为统治者所共识和利用,但这不是夫子的宗旨:夫子不是要人只做一个行孝的[奴隶],而是要人成为一个孝行的[主人]。所以,其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必也君子乎!不好犯上的人,便不会作乱?未必!恐怕多是些不孝之子。至于[求忠臣必于孝子之门],或[以孝治天下]云云,帝王心术而已。甚至可以说,真正的孝子,统治者大抵也不敢轻易用他。〇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所谓本,就是仁;务本,即是致仁。一旦觉仁,则天性昭然,天命不违,犹泰山巍巍而不可动摇,所以自立。立必自立,不是像瘫痪病人让人扶持着保持立的样子,或如装在容器里的水那样显现出某种形状。自立,故立一切,所以君子成物之是,成人之美。常人不能自立,所以只能通过建立原子个体之间的复杂关系,相互支撑着不倒,也就是说,作为整体的一个[螺丝钉]才有其生存的位置。立如此,道亦然。真正的道,仁道而已,乃为天性-天命所决定,其实就是自己的明觉的人生,不在我外,有待自明,非理性可以把握。常人则只是选择给定的外在的所由之道,就像眼前的道路,虽也称有道,其实非道。孝弟也者,其为仁之本与!颠倒语!完全在常人的见地。仁,才是孝弟之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