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君子不重则不威,学则不固。主忠信。无友不如己者。过则勿惮改。]

〇重,自重的意思。仁,即是至重者。君子独然无外,宇宙天地,众生万物,悉在此心,皆我化育,自重无比。常人不然,自蔽知觉,以为一切身外,自卑如微尘,几乎失重。自重,所以固;固,指的是性德自明而不可失者,不可作[固执]或[固陋]等俗解。固必自主,自主则立,自立故威,犹泰山之巍巍,不能动摇,不可亵玩。威,仁之具象,不是演戏或装逼。所谓君子不重则不威,学则不固,指的是常人以为的[君子],也就是坐在[君位]的那个人,或也指以[君子]为名的特权阶级分子;他们不必君子,两者不可混为一谈。常人自轻,重在对象,故有[礼仪三百,威仪三千]之说,其实是吓唬人--主要是童稚和愚夫妇,不是真正的生命的威仪;相反,君子大抵平易近人,和蔼可亲,不怒自威。〇主忠信。是说君子自主,所以忠信。忠,中心于己也;信,自信之谓。常人不能自主,所以其[忠]只在对象,其信只在[理]或[信]于异己的他者,其实是不忠之[忠]--大抵愚忠,不信之[信]--几乎迷信。无友不如己者。谓君子无外,一体同仁,故友一切,以一切为友。常人所谓的[友],无非私我欲使,朋比为党,相类以求,利害关系而已,故不欲所谓[不如己者]为友,但这不是夫子的意思。一般地说,常人无友可言。历来注家几乎都以此为是,可知言语道断,[圣学]不传。过则勿惮改。过,就是失正。过有二:一是根本之过,就是不能觉仁;二是现象之过,即日常行为和事务上的过错,则孰能无过?所以,君子过而无过,过必自正,改过自新,只要不违天性-天命,何惧改过?常人无过亦过,即使战战兢兢,避免犯错,不知自己已在过中,所以难免推诿,迁过他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