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弟子入则孝,出则弟,谨而信,泛爱众而亲仁。行有余力,则以学文。]

〇孝弟谨信诸端,皆本于仁,不可缘木求鱼,觉仁则一,一即仁--明觉的自己,不变应万变,无非仁义。仁觉君子,自然孝弟,不是如常人那样在事上求一个[孝弟];自然谨信,不是在事上取一个[谨信]。所谓泛爱众而亲仁,亦然。何谓爱?浑然一己曰爱;何谓亲?一体同仁曰亲。爱必泛爱,泛爱即是至爱,至爱即是自爱,自爱即是仁爱。扬子说:君子自爱,仁之至也。就是这个意思。亲亦然;爱与亲是同一个东西,爱为仁之能,亲为仁之情爱故亲,亲必爱。常人所谓的[爱],其实是占有的私欲,意在所[爱]的外在的对象,欲取诸于彼也;而其所谓的[亲],无非[爱]之得而已。虽然,但也注意,仁爱或私欲,不是两个东西,而是生命成长不同环节所经验的不同情形:亲亲其始,私欲其蔽,必待觉仁,则仁爱其成。〇行与学,只是知觉之分,其实不二。所谓行,无非仁之行;所谓学,无非仁之学。行即学,学亦行。且行且学,无非学也;且学且行,无非行也。君子所以仁觉仁行。所谓行有余力,则以学文,这个[文]特指文章修辞或分科知识,不是泛指一切学。朱子说:力行而不学文,则无以考圣贤之成法,识事理之当然,而所行或出于私意,非但失之于野也。但若不能觉仁,则犹作茧自缚,学[文]越多,蔽也越深。何况所谓圣贤成法,事理当然,本是自家宝藏,不在圣传,不能求得,有待觉仁而自明。孟子说:万物皆备于我。诚非虚言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