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不患人之不己知,患不知人也。]

〇夫子似乎还有半句没有说出来:不患不知人,患不自知也。常人蔽于知觉,一切在外,总是担心别人不知道自己,不了解自己,害怕默默无闻,害怕被人误解,却不问自己如何,也不去了解别人,这些都是原子个体顽固自私的心理。倘若人人都是这样,岂不彼此隔膜如一盘散沙?所以夫子指出其原因在不知人也,但也是方便为言,知人还不是究竟,必反求诸己,至于觉仁,便明白知人其实就是知己,而知己即是知人。知人知己,知己知人,统摄于自知,或曰仁知。自知不但知人,更知一切,所以君子无所不知,因其自知故。特别要注意,自知不是对我这个人的认识,那样自己就异化为认识的对象,一个[人]而已。所以,希腊神庙那句著名的箴言:认识你自己,其实是[咒语],使西方文化自蔽于知觉-理性,由此决定西方思想传统固有的缺陷及其野蛮暴力的本质。自知或仁知,就是仁觉之知,也就是王阳明说的良知,是真知,如佛学讲的真谛;不能觉仁,虽有所知,但只是知觉之知,理性之知,科学之知,这类知识不但是有限的,也因没有仁觉的普照,仿佛暗夜举烛,瞎子摸象,自以为真,其实虚幻,只好求暂时的实用,这正是常人求知的一般情形。只有仁觉君子,独然自主,此心无外,澄明无碍,亭毒化育,无非自己;如此这般,又何患人之不己知,己之不知人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