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

〇为人谋,与朋友交,习传,这些都是学者的日常。日能三省,确乎很难得,也是学者对待生活应有的认真态度,但这只是知觉的功夫,因为与人谋的,还是外在的事务;与朋友交,朋友还是异己的对象;习传,传还是圣人的遗言与学门的经典;而反省的根据,比如何谓忠?什么是信?也大抵是公认的伦理道德原则、规范和案例。总之,这一切都还停留在现象事物上。虽然能这样做,在常人看来,诚可谓是区别于众人的贤达之士;但就觉仁而言,却是自蔽,是必须自身扬弃否定环节。或者说,曾子的话只是启蒙之教,不可亦步亦趋,依样画葫芦;必反求诸己,才是[三省]的必要准备。[三省]的目的,不是在具体事物上求一个对他人的[忠],再取一个他人的[信],唯在觉仁。一旦觉仁而君子,则所谓忠,无非是忠于自己,也就是夫子说的不违仁;所谓信,无非是自信,所以可信能信;一言以蔽之,自诚而已;而习传的究竟,也正在这里。所以说,无论为人谋,与朋友交,还是习传,等等,生活中的一切,对君子来说,不过是一个大大的诚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