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道千乘之国,敬事而信,节用而爱人,使民以时。

〇 ,流注几乎都训为导(導),所谓道者导也。可是,夫子不说导,却说一个道字,为什么?决不可以轻轻放过。盖导在他者,道惟自己仁道是也。敬事而信,节用而爱人,使民以时,皆道之行也,非导之为也。道导之训,与德得之混(所谓德者得也)一样,都是无德无道的强权主导异化世界,以讹传讹的结果。有训道为政教者,有训道为治者,等等,皆是在眼前的现象事务上说法,唯独不能触及根本,不明无德无道者何可以治人、施政和设教?如是,必以井底之见而造井底之蛙。呜呼!

〇 所以,只有道-德俱全的仁者君子才可以领导国家,则天下可[导],不必千乘,万乘何妨,百乘十乘乃至于无位无土无民,亦道也。盖宇宙天地,众生万物,人类世界,不外君子此心。老子说,治大国若烹小鲜,此之谓也。故曰:君子自治而天下治,致仁而已。仁道,君子明觉的天性-天命即是自治之道

〇 敬事而信,惟是自敬自信,则无所不敬,无所不信。节用而爱人,惟是自律自爱;自律故他者可效,自爱故泛爱一切。使民以时,惟是无加诸于民,则民恒有其时。君子自治,一体同仁,无非自己,故成物之是,成人之美。常人固然也可以导国--人类历史大抵如此,但即使所谓[明君]者,大抵也只是为敬而敬,为信而信,为爱而爱,其所敬所信所爱皆在私外,无非异己之对象,刻意而为而加诸于他者,所以必不能长久,[礼崩乐坏],不亦宜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