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君子食无求饱,居无求安,敏于事而慎于言,就有道而正焉,可谓好学也已。

〇 所谓好学,不是爱好学习这件事,仿佛与其他业余兴趣一样,学习仅只是一种可以带来身心愉悦的消遣活动;也不仅只是为了功利的目的而学,比如做官发财,出人头地,扬名立功之类;也不是为学而学,类似[为艺术而艺术]的口号,做死学问而以为自得。这些当然也不能说不是学,也必有其所学,但不可以说好学,毋宁说,恰恰是不好学之学,好学的反面,因为都有外在的目的和条件,都是功利的欲望和追求,一旦心生厌恶,志趣转移,目标改变,不能达到预期,等等,大抵会失去学习的劲头,不能专一和持久。所以,究竟讲,好学,惟指生命自觉的成长自觉的性德仁德),自觉的精神天命),比如一棵草不可能不成为一棵草,无论阻力多大,遭遇如何恶劣,总会顽强地生长起来,这可以说是小草的[好学];根本区别在于,小草的[好学]是尚未明觉的自然的本能,人则有所不同,因有灵敏一点,所以意识到学习是怎么一回事,能主动地学习。但,如果智慧的发展还停留在知觉的阶段,处于被知性-理性主导的异化环节,那么学习反倒成了一种外加于我的东西,比如作为认识和改造外部世界的工具和手段,掌握实用技能的途径,而其目的,无非是满足自己的好奇和欲望,上述几种情形即是。此时,学习不但不是自觉的精神,反而为自身和知识所蔽,成为精神无明的屏障,必然地,作为对现象-表象-对象的执着,体现为在异化世界求得原子个体生存而施加于他者的暴力。必待觉仁而君子,才明白,一切所学不外此心,皆备于我,皆是自己的发明,学习即是生命自身的成长和化育,是天性-天命的实现,于是一志于成己之是,尽己之仁,再无旁骛和妄念。这才是好学作为性德和天命的呈现和实现。孔子说: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说的就是这种情况。好学君子,自然食无求饱,居无求安,敏于事而慎于言,就有道而正焉,一言以蔽之,致仁而已。但要注意,一个人看上去似乎如此,那不过是他人见识中的现象和评价,其人自己不见得就是觉仁的好学君子,虽可能多少反映一些[事实],但也只是[可谓好学也已]。所以,君子不求好学之名,而成好学之德,即使人尽皆知己之好学,也无以为喜,或反以为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