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

〇 为人谋,与朋友交,习传,这些都是学者的日常。日能三省,也颇难得,这是学者对待生活应有的认真态度,也是一种自我完善的精神,更是一项修身克己的功夫。阳明子说要在事上磨,就是这个意思。虽然,曾子所言却非究竟:一,反省的依据,是依圣人的传言,还是他者比如伦理道德规范的要求,抑或自己信持的原则?二,反省的内容是仅止于此三项,还是凡待人接物,一言一行,皆需随时检点?倘为后者,难免挂一漏万,支离琐碎,终废于形式。更要紧的是,三省何为?是自我告慰,还是改过自新,抑或至于觉仁?且何谓忠?又何谓信?是效忠于事主,取信于朋友?那么试问,一个不能忠于自己的人,一个无自信的人,则何以可能忠于他者而取信于人?一味适从,该当如何?

〇 所谓三省吾身,必得把握为致仁的必要准备和功夫,其大旨乃是要通过[成人]这个启蒙的自蔽的异化的环节,反求诸己以至觉仁,成为明觉的君子,而不仅仅停留在世俗的现象事务上,赖凭知觉和智能,力求面面俱到,无可挑剔,人人叫好,这不但不可行,且有流为臣妾乡愿之大患,夫子之预警也。此岂是习传之本,圣人之心?罪也。要之,致仁,才是学者须时刻挂在心头的唯一大事。一旦觉仁而君子,则为人谋自忠,与朋友交自信,待人接物,一言一行,莫非仁义之处宜,不变而应万变,一体同仁,诚而已。诚,忠信之质也。如此这般,则不但与人谋忠,无所不忠,人谓不忠亦忠;不但与朋友交信,无所不信,人谓不信亦信。

〇 曾子之学,以其传言,可谓得夫子皮毛,固可勉为启蒙之师,以教贤达之人,却不足启君子慧根。学者不可不察,以免自误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