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子见梁惠王。

王曰:叟不远千里而来,亦将有以利吾国乎?

〇 利欲熏心。

孟子对曰:王何必曰利?亦有仁义而已矣。

〇 不能觉仁,焉知仁义?有仁义者,必君子乎!仁,就是明觉的自己:独然无对,廓然无外,一切皆我化育,皆是自己。义,仁之发明,事物之处宜。

王曰何以利吾国,大夫曰何以利吾家,士庶人曰何以利吾身,上下交征利而国危矣。

〇 吾国,吾家,吾身,常人皆以为私有之物,巧取豪夺,焉能不危?惟君子天下此心,无加诸于他者。

万乘之国弒其君者,必千乘之家;千乘之国弒其君者,必百乘之家。万取千焉,千取百焉,不为不多矣。苟为后义而先利,不夺不厌。

〇 义,仁之发明,在己,在自明;利,在物,在私欲,在认知。利是义的异化形式,是非义;义是利的究竟,是至利。义与利,不是并置可比的两样东西;义必非利,利必非义;君子惟义,常人逐利;其之为先后,在于觉仁。

未有仁遗其亲者也,未有义而后其君者也。

〇 君子无外,自主自治,一体同仁,亭毒化育一切,故无可遗,亦无所遗;其所谓君者,乃至一切,无非是义,故必先而不后。常人之所谓亲者君者,只是外在的对象和利害关系,无利则遗其亲,后其君。所以根本上讲,常人无亲无君,其亲非亲,其君非君。

王亦曰仁义而已矣,何必曰利?

〇 鸡同鸭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