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我能真正怀念,
同时能相信,你们常驻天国,
因为我能在那里,我能从那里而来。
清明的雾霭,吝啬的雨点,在偶然的乱风中,
我点一炷香,在淡淡的香气中,
看一看你们凝固的面容,搜寻一些记忆,
再用我的竹管吹上欢欣的一曲,
但这一切又能说明什么呢?
我必得把你们当成天父和圣母,
这样我才得安心。

我抱起她时,
她的身体是软的,温暖的。
我握住他的手时,
他的手,也是温暖的。
于是他们离去,
最后一刻
留下了温暖。
是否他们已抵达不朽之地,
那蓝色的黑暗?
倘若在那里寻不着他们,
我会不会着急?
不管如何,
我知道他们不在–
坟墓。
我克制自己,
免得发出空洞的哀嚎。
因为每天你们
与我照面。

时间并非流逝
曾经已凝固为不朽
你们隐去
同时开辟澄明之空场
让后来的将来显现
神圣,慈爱
赐我以决断力 和
生命之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