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 妾在邯鄲住

妾在邯鄲住,歌聲亦抑揚。賴我安居處,此曲舊來長。
既醉莫言歸,留連日未央。兒家寢宿處,繡被滿銀床。

〇 

022 有一餐霞子

有一餐霞子,其居諱俗遊。論時實蕭爽,在夏亦如秋。
幽澗常瀝瀝,高松風颼颼。其中半日坐,忘卻百年愁。

〇 

021 俊傑馬上郎

俊傑馬上郎,揮鞭指柳楊。謂言無死日,終不作梯航。
四運花自好,一朝成萎黃。醍醐與石蜜,至死不能嘗。

〇 

020 欲得安身處

欲得安身處,寒山可長保。微風吹幽松,近聽聲愈好。
下有斑白人,喃喃讀黃老。十年歸不得,忘卻來時道。

〇 不少公案,如祖堂集:问:如何是十年归不得,忘却来时路?师云:得乐忘忧。僧云:忘却什么路?师云:十处即是。僧云:还忘却本来路也无?师云:亦忘却。僧云:为什么不言九年,要须十年?师云:若有一方未归,我不现身。又如宝觉禅师语录:僧问:作么生是来时道?师指香炉曰:看,寒山来也,见么?僧曰:好个香炉。师曰:惭愧。师又问:是尔从什么处来?僧曰:寮中来。师曰:从寮中来底,如今是记得,是忘却?僧曰:只是自己,更说什么记忘。师曰:将谓失却,元来却在。

〇 自偈:欲安不得,安心而已;欲归不得,归己罢了。

019 手筆大縱橫

手筆大縱橫,身才極瑰瑋。生為有限身,死作無名鬼。
自古如此多,君今爭奈何。可來白雲裏,教爾紫芝歌。

〇 宇宙天地,众生万物,皆我手笔。

018 歲去換愁年

歲去換愁年,春來物色鮮。山花笑綠水,巖岫舞青煙。
蜂蝶自雲樂,禽魚更可憐。朋遊情未已,徹曉不能眠。

〇 应无所住而生其心。

017 四時無止息

四時無止息,年去又年來。萬物有代謝,九天無朽摧。
東明又西暗,花落復花開。唯有黃泉路,冥冥去不回。

〇 黄泉路上,风景独好。

016 家住綠巖下

家住綠巖下,庭蕪更不芟。新藤垂繚繞,古石豎巉巖。
山果狝猴摘,池魚白鷺銜。仙書一兩卷,樹下讀喃喃。

〇 真仙只读天书,凡夫才读仙书。

015 父母續經多

父母續經多,田園不羨他。婦搖機軋軋,兒弄口啯啯。
拍手催花舞,搘頤聽鳥歌。誰當來嘆賀,樵客屢經過。

〇 凡情未了。

014 城中蛾眉女

城中蛾眉女,珠佩何珊珊。鸚鵡花前弄,琵琶月下彈。
長歌三月響,短舞萬人看。未必長如此,芙蓉不耐寒。

〇 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是谓当下。则何虑未必长如此,芙蓉将遇寒?月下抚琴,临花弄羽,当歌则歌,当舞则舞,只是不要留恋取舍,必如轻风拂过,空净妙有,无住而已 。金刚妙谛,娥眉可知?

〇 自偈:看客怜蛾眉,芙蓉不知寒。

013 玉堂掛珠簾

玉堂掛珠簾,中有嬋娟子。其貌勝神仙,容華若桃李。
東家春霧合,西舍秋風起。更過三十年,還成甘蔗滓。

〇 美人迟暮,东家不再,还有西家,观者不必担心没有美人可看。只是美人自己,心念观众,不免哀叹,三十年弹指之间,昨天粉丝成群的婵娟已成今日无人问津的渣滓了。不明所以,悲叹何益?执着现象之见,以人之好为好,以物之得为得,必转眼烟云,不可久也。若世人皆好渣滓而不欲婵娟,又当如何?恐怕争为渣滓吧。

〇 自偈:婵娟自在,不改丽质。美以悦目,婵娟亦老。

012 鸚鵡宅西國

鸚鵡宅西國,虞羅捕得歸。美人朝夕弄,出入在庭幃。
賜以金籠貯,扃哉損羽衣。不如鴻與鶴,飖揚入雲飛。

〇 是鹦鹉,即非鸿鹤,皆有自性。鹦鹉不羡鸿鹤,反之亦然。如其自性,便已自由。然则人安知鹦鹉鸿鹤之心?皆我此心所生。凡夫不悟,所以在外,分别取舍,既慕金笼,又羡云飞,唯独不知自己在哪。

〇 自偈:鹦鹉伴佳人,鸿鹄自高飞。

011 驅馬度荒城

驅馬度荒城,荒城動客情。高低舊雉堞,大小古墳塋。
自振孤蓬影,長凝拱木聲。所嗟皆俗骨,仙史更無名。

〇  蓬,蒿草也。 拱木,指坟头之树。鲍照:孤蓬自振,惊沙坐飞。江淹恨赋:试望平原,蔓草縈骨,拱木敛魂。

〇 自偈:仙史凡人造,仙骨有俗情。

010 天生百尺樹

天生百尺樹,翦作長條木。可惜棟梁材,拋之在幽谷。
多年心尚勁,日久皮漸禿。識者取將來,猶堪柱馬屋。

〇 条木,栋梁,屋柱,物之材用而已。天生我树,长在幽谷,若未遭人类砍伐,而能尽己之是,乃吾大幸。不幸遭人砍伐,则为条木、栋梁或撑马屋的柱子,有何区别?要知树本是生命,自有本己之天性-天命。徒惜大材小用,自怨自艾,浑然无自知之明,终不能成己之是,才真可悲也。所以子曰:君子不器。

〇 自偈:天生百尺树,长在无人处。

009 人問寒山道

人問寒山道,寒山路不通。夏天冰未釋,日出霧朦朧。
似我何由屆,與君心不同。君心若似我,還得到其中。

〇 此寒山非彼寒山也,此道亦非彼路。常人遇见寒山而问路何方,不知大道惟在此心。无明,所以此心犹寒山险阻,积雪不融,阴雾朦胧;一旦觉悟,则廓然澄明,其道自显也。

〇 自偈:欲问寒山道,请上寒山顶。

008 莊子說送終

莊子說送終,天地為棺槨。吾歸此有時,唯須一番箔。
死將餵青蠅,吊不勞白鶴。餓著首陽山,生廉死亦樂。

〇 庄子二句,语出庄子列御寇:庄子将死,弟子欲厚葬之。庄子曰:吾以天地为棺椁,以日月为连壁,星辰为珠玑,万物为斋送。吾葬具岂不备邪?何以如此!〇 吾归二句,见晋书皇甫谧传:故吾欲朝死夕葬,夕死朝葬,不设棺椁,不加缠敛,不修沐浴,不造新服,殡唅之物,一皆绝之。气绝之后,便即时服,幅巾故衣,以籧篨裹尸,麻约两头,置尸床上。籧篨即是席箔的意思。另见晋周斐汝南先贤传:范滂被收,曰:顾得一幡箔,上不负青天,下不愧夷齐。〇 饿着二句,指伯夷叔齐,据说不食周粟,采薇以食,终于死在山上。古逸有登彼西山诗,传为其作,可知所以不食周粟,乃因商周以暴易暴之不仁,非业儒所谓守节效忠也。〇 典故所云,略有矫情,如庄子,弟子环绕,便由不得自己作主,而皇甫谧者,虽简却繁,大概是现代的极简主义。还是范滂痛快,生不负死无愧而已。我心有戚戚者,唯伯夷叔齐。采薇首阳,与陶公采菊东篱,境界俱高,然其区别,可谓云泥乎?

〇 自偈:生死乃绝对,棺椁又何为

007 一為書劍客

一為書劍客,三遇聖明君。東守文不賞,西征武不勳。
學文兼學武,學武兼學文。今日既老矣,余生不足云。

〇 三遇圣明君一句,指颜驷事。据汉武故事载:颜驷,不知何许人,汉文帝时为郎,至武帝,尝辇过郎署,见驷尨眉皓发,上问曰:叟何时为郎?何其老也。答曰:臣文帝时为郎,文帝好文而臣好武,至景帝好美而臣貌丑,陛下即位好少而臣已老,是以三世不遇,故老于郎署。上感其言,擢拜会稽尉。--后人以为佳话,实是业儒的悲哀。夫子说: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对业儒来说,所谓为人者,不过是为了皇上,争其一人之宠耳,故其文必乖,其武也昧。〇 此诗暗示寒山曾为儒生,惜不得功名,却未因祸得福,否则何来余生不足云之叹?要知,书剑在我,不为人也。书,自明之径也;剑,天命之启也。真为书剑客者,必君子乎。

〇 自偈:书剑不言老,文武自在身。

006 弟兄同五郡

弟兄同五郡,父子本三州。欲驗飛鳧集,須旌白兔遊。
靈瓜夢裏受,神橘座中收。鄉國何迢遞,同魚寄水流。

〇 五个结义兄弟共奉一位行乞的年迈妇女;不同地方的三位独行人相约为父子;为母守墓的孝子竟使野鸭与他一起哀鸣。另有一位孝子在坟前种下千株嘉树,引来凤凰栖息,白兔嬉戏;还有一位孝子尽力照顾重病的父亲,感动神仙,在梦中送来香瓜灵药;而一位六岁的孩童偷藏三只橘子,想带回家孝敬母亲。前六句都是有关孝子的典故。结二句则叹自己到处漂泊,故乡遥远而不可及,就像鱼一样,水到哪就到哪。〇 惠施对庄子说: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庄子说: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他还说过:与其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这些话都是禅语。人即非鱼,鱼即非人;人即是鱼,鱼即是人。然则人与鱼皆非己也,皆我所化,不外此心。则何处不是故乡?所到处即是故乡,而天下之父母,皆我父母也,即使凤凰不来,神仙不知,父母还是父母,孝心无改故。

〇 自偈:常人欲行孝,君子有孝行。

005 琴書須自隨

琴書須自隨,祿位用何為。投輦從賢婦,巾車有孝兒。
風吹曝麥地,水溢沃魚池。常念鷦鷯鳥,安身在一枝。

〇 项羽说:剑一人敌,不足学,学万人敌。此以剑为杀人之器也,不知杀心即是剑。业儒则以书剑之学为干禄之谋,不知书剑只是为己,书以明心,剑在自律,而无示于人,故自随也。〇 投辇从贤妇,指于陵子终事,载于列女传。楚王闻于陵子终贤,欲以为相,使使者持金百镒,往骋迎之。于陵子终曰:仆有箕箒之妾,请入与计之。即入谓其妻曰:楚王欲以我为相,遣使者持金来。今日为相,明日结驷连骑,食方丈于前,可乎?妻曰:夫子织履为食,非与物无治也。左琴右书,乐亦在其中矣。夫结驷连骑,所安不过容膝;食方丈于前,甘不过一肉。今以容膝之安,一肉之味,而怀楚国之忧,其可乐乎?乱世多害,妾恐先生之不保命也。于是子终出谢使者而不许也。--贤明如此,亦复何求。楚国,楚王之国也,为百金之禄,君子不器。若天命所之,当仁不让,又何须问于妻也。子终之问,非不明也,乃试其妻。常念鹪鹩鸟,安身在一枝二句,赞其妻也。

〇 自偈:世多贤妇儿,更无出家人。

004 吾家好隱淪

吾家好隱淪,居處絕囂塵。踐草成三徑,瞻雲作四鄰。
助歌聲有鳥,問法語無人。今日娑婆樹,幾年為一春。

〇 既绝嚣尘,何好隐沦?若好隐沦,器尘仍在心焉,只是如驼鸟般躲起来罢了,然则夫子说人焉廋哉。鸟为助歌,与人何异?问法无人,此身尚在。好隐沦者,自以为有别俗人,不知自己还是俗人,清高而已,犹佛徒素食,取名素肉素鸡,还是吃荤。真隐沦者,无隐沦之念,无论居于何处,皆绝尘之地,此金刚所谓无住是也。实乃天性昭然,天命不违,就像雪莲,决不会生于温热低地。夫子说无可无不可,亦此之谓也。孔子,真隐者乎。

〇 自偈:谁家好隐沦?嚣尘起于心。法语向谁说?万物为我言。

003 可笑寒山道

可笑寒山道,而無車馬蹤。聯溪難記曲,叠嶂不知重。
泣露千般草,吟風一樣松。此時迷徑處,形問影何從。

〇 这一笑,明道之常乐也,非因物生,不因物灭。人以我为可笑,我却不以人之谓我可笑而以为彼亦可笑,反心生慈悲,此觉者应物之情也。寒山道,本己之道也,天性照然,天命不违,无非成己之是,尽己之仁。宇宙天地,皆我化育,恒在此心,自有联溪叠嶂,草木风露,亦不碍车马之纵横也。且此时何时?迷者自迷。形影相离,故不知何从。

〇 自偈:寒山自有道,形影不相离。

002 重巖我卜居

重巖我卜居,鳥道絕人跡。庭際何所有,白雲抱幽石。
住茲凡幾年,屢見春冬易。寄語鐘鼎家,虛名定無益。

〇 寄语二句,虽有汉风,却是人迹。则白云幽石,重岩鸟道,即成虚景。

〇 自偈:白云不择居,幽石何知年。

001 凡讀我詩者

凡讀我詩者,心中須護凈。慳貪繼日廉,諂曲登時正。
驅遣除惡業,歸依受真性。今日得佛身,急急如律令。

〇 心若护净,则不必读,而悭贪谄曲之人,却不爱读,故继日廉登时正,必待缘至,不可求也,求亦不得。盖真性自有,觉即自明,此所谓归依也,于是廓然无外,无非此心,此佛之谓也,则宇宙天地,无非佛身,众生万物,皆自化育,无所谓业也。无明故造作,所以为业,无论善业恶业,总归是业,毕竟为恶,除亦复起,轮回无穷。佛心澄明,原来无业,只是自然。如此,何以急急如此?律令又自何处来?

〇 自偈:凡爱我诗者,必是心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