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7 含德之厚者比于赤子。蜂虿虺蛇弗螯,攫鸟猛兽弗搏,骨弱盘柔而握固,未知牝牡之会而脧怒,精之至也。终日号而不嗄,和之至也。知和曰常,知常曰明,益生曰祥,心使气曰强。物壮则老,谓之不道。不道早已。【老子/第五十五章】赤子之德固然悉备,但还只是可能,只是德性,必经人间之浩劫而不夭,终能觉仁,方可成德之是,是谓仁德,厚之至也。故所谓德者,必是自身明觉的生命存在,绝非知觉以为的那样是某种固定的抽象之物,所以说知和曰常,知常曰明,必知知也。然则赤子自知否?弗螯弗搏,握固朘怒,号而不嘎,等等不过是人见之现象,无非天性之初,本能之为,如同禽兽;惟因人之为人在有这一点灵明,故不能久也,必随自我的觉醒和知觉的发动,异化为个体之人,自蔽于现象-表象-对象之见识,在虚妄的异化世界中苦苦挣扎,故若要使人复归赤子,根本有悖生命成长,岂能得逞?故凡仁者必经人间洪炉之考验而在利欲之火中悚然觉悟,否则必死在其中,此之谓不道早已。

058 知者弗言,言者弗知。【老子/第五十六章】知必有言,言因知发。然则知之为言,有知知之言,有知之之言。知知,自知之明也,是谓仁知;知之,知觉之知,现象-表象-对象之知,见闻之知,所知在外,执之为信,是谓人知。仁知之言,悟也,讷也,化也,诗也,是谓仁言;人知之言,识也,闻也,作也,文也,是谓人言。仁知,知之明也;人知,知之蔽也。仁言,言之成也,是谓诚;人言,言之蔽也,是谓信。仁必有言,不言亦言,一切莫非其言;人则好言,其实非言,只是迷信。子曰:道听而途说,德之弃也。此之谓乎。

059 塞其兑,闭其门,和其光,同其尘,挫其锐,解其纷,是谓玄同。故不可得而亲,亦不可得而疏;不可得而利,亦不可得而害;不可得而贵,亦不可得而贱;故为天下贵。【老子/第五十六章】塞兑闭门,和光同尘,挫锐解纷,不过自欺欺人,犹因噎废食,自断其根,不足与言大道,亦不可得也。且问:塞者闭者,和者同者,挫者解者,其谁?必待觉仁而明,则无亲疏之分,无利害之辨,无贵贱之别,是谓一体同仁,无明而谓之玄同。仁即至贵者也,天下此心,何欲以为天下之贵?

060 以正治邦,以奇用兵,以无事取天下。吾何以知其然也哉?夫天下多忌讳,而民弥叛;民多利器,而邦家滋昏;民多智能,而奇物滋起;法物滋彰,而盗贼多有。故圣人云:我无为而民自化,我好静而民自正,我无事而民自富,我欲不欲而民自朴。【老子/第五十七章】夫民者,不外此心,非异己之物,皆我所化也。是故我非有为,亦非无为,惟自为也;我非好静,亦非好动,一以贯之,不违天性-天命,仁道自行而已;我非生事,亦非无事,必有事乎,无非成物之是,成人之美;我非有欲,亦非无欲,只是自强不息,成己之是,尽己之仁。以正治邦,无非自正自治,则何以以奇用兵?义以止戈而已,而天下此心,何以外取之哉?

061 其政闷闷,其民淳淳;其政察察,其邦缺缺。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孰知其极?其无正耶?正复为奇,善复为妖。人之迷也,其日固久矣。是以方而不割,廉而不刿,真而不肆,光而不耀。【老子/第五十八章】老子为书凡三千言,大抵停留在现象-表象-对象之二元见闻上说事,欲求其极而不得,徒叹而已,未觉仁也。故方而不割,廉而不刿,真而不肆,光而不耀,能如此者,其唯仁者乎。虽然,人而不仁,亦不可得知也,其知必乖。何也?仁者无外,无可无不可。

062 治人事天莫若啬。夫唯啬,是以早服,早服是谓重积德,重积德则无不克,无不克则莫知其极,莫知其极可以有国,有国之母可以长久。是谓深根固柢,长生久视之道。【老子/第五十九章】治人事天,无非仁者自治,故所谓啬者,仁者不违而已。仁即是自身之根柢,至深至固,如如自在,恒常不易,是谓仁道,焉可以长久之物见而言之?

063 治大国若烹小鲜。以道莅天下,其鬼不神。非其鬼不神也,其神不伤人也。非其神不伤人也,圣人亦弗伤也。夫两不相伤,故德交归焉。【老子/第六十章】治惟自治,只在觉仁与否。难乎?难于上青天,青天在外也。易乎?易如烹小鲜,滋味由我也。此心天下,惟仁道所化,焉以莅之?神即仁我,鬼怪焉存?皆人之无明,妄以猜度也。

064 大邦者,下流也。天下之牝,天下之交也,牝恒以静胜牡。为其静也,宜为下。大邦以下小邦取小邦,小邦以下大邦取于大邦,故或下以取,或下而取;大邦者不过欲兼畜人,小邦者不过欲入事人。夫皆得其欲,则大者宜为下。【老子/第六十一章】不是大者下流,而是高者可以下流,下流之高所以成其大也,高下一也。只见其大,而不知其高,人之见尔,故人之处下,必也不能大,因其不能高也。惟居高而处下,可喻仁道自行;江河之流,仁之成长也;觉乃高,道为流,大其成。

065 道者,万物之注也,善人之宝也,不善人之所保也。美言可以市,尊行可以加人。人之不善,何弃之有?故立天子,置三卿,虽有拱壁以駪驷马,不若坐而进此。古之所以贵此者何?不谓求以得,有罪以免欤!故为天下贵。【老子/第六十二章】仁道,万物所以生也,天下所以成也,此乃仁者天性所在,天命所之,愚夫妇日用而不知也。是故仁者至贵而无贵贱之比见,非人贵之,亦非人之贵之而贵,生来即贵也;故惟仁者一体同仁,众生皆贵也,天下无不贵者也。人则因蔽于私我知觉之见,不知己贵而外求之,然其所贵者,只是贵重之物,欲以市,欲以加,但犹沐猴而冠,贱不自知,自甘堕落也。呜呼,自贱如人;商贾者,贱人也。

066 为无为,事无事,味无味。大小多少,报怨以德。图难于其易,为大于其细。天下之难作于易,天下之大作于细。是以圣人终不为大,故能成其大。夫轻诺必寡信,多易必多难,是以圣人犹难之,故终无难。【老子/第六十三章】为无为,自为也,非有为非无为。事无事,乃必有事,非无事生事之造业。味无味,是体味而非求味,是谓知味。报怨以德?则何以报德?仁者没有报这回事,唯义是行,焉会计较难易?仁道所之,难也必行,不然虽易不行。且仁者无外,所以不诺,何也?自信故。

067 其安易持,其未兆易谋,其脆易泮,其微易散。为之其未有,治之其未乱。合抱之木,生于毫末;九成之台,作于累土;百仞之高,始于足下。为者败之,执者失之。是以圣人无为故无败,无执故无失。民之从事,常于其成而败之。慎终如始,则无败事。是以圣人欲不欲而不贵难得之货,学不学而复众人之所过,能辅万物之自然而不敢为。【老子/第六十四章】成败得失,人之患也,其患在外而欲得。仁者无外,惟成己之是,不违天性-天命,诚而已,何败之有?且既明明德,焉会复失?

068 古之为道者,非以明民也,将以愚之。民之难治也,以其知也。故以知知邦,邦之贼也;以不知知邦,邦之德也。恒知此两者,亦知稽式也。恒知稽式,是谓玄德。玄德深矣,远矣,与物反矣,乃至大顺。【老子/第六十五章】凡愚民者,罪莫大焉;愚民之治必不可得,得必不能久也。何也?人之为人,在其有知;人之所以为人,在其能觉。人岂可以愚之哉!愚人者自愚而已,其愚在自以为有道而可以以愚人之道治人。人必觉仁而自主自治,则天下归仁,一切归仁。是故所谓玄德者,仁之蔽也。

069 江海所以能为百谷王者,以其善下之,故能为百谷王。是以圣人欲上民,必以言下之;欲先民,必以身后之。是以圣人处上而民不重,处前而民不害。是以天下乐推而不厌。以其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老子/第六十六章】老子之谓圣人,大抵是这类老谋深算、阴险狡诈之徒,其术甚易,只是一反字,逆众而不是反己;其实与圣人自身无关,人之见也。人以为圣者,亦人而已。圣圣相印,是谓一体同仁,人不得见也,即使满街圣人,也会熟视无睹。

070 我有三宝,持而宝之:一曰慈,二曰俭,三曰不敢为天下先。慈故能勇,俭故能广,不敢为天下先,故能成器长。今舍慈且勇,舍俭且广,舍后且先,死矣。夫慈,以战则胜,以守则固。天将建之,以慈卫之。【老子/第六十七章】德备于我,岂止于三?仁即至宝也。持而宝之,乃成外物,犹卖肾者,人所以自贱也。仁者固慈,惟生生而无加于他者;固俭,乃不用之庸,无以示人;固不敢为天下先,天下此心也。

071 善为士者不武,善战者不怒,善胜敌者弗与,善用人者为之下。是谓不争之德,是谓用人之力,是谓配天,古之极也。【老子/第六十八章】此乃人术,不可谓之德,德惟仁德。仁者非武,当武则武,其武也仁,所以不武;非怒,当怒则怒,其怒亦仁,所以不怒;非争,当争即争,其争亦仁,所以不争。故曰:仁之德,人之用。

072 用兵有言:吾不敢为主而为客;不敢进寸而退尺。是谓行无行,攘无臂,执无兵,乃无敌矣。祸莫大于无敌,无敌几丧吾宝矣。故抗兵相若,而哀者胜矣。【老子/第六十九章】兵法之论,不可与言仁道。所以孔子不言阵。

073 吾言甚易知,甚易行,而天下莫能知,莫能行。言有宗,事有主。夫唯无知,是以不我知。知我者希,则我者贵。是以圣人被褐而怀玉。【老子/第七十章】仁者不妨被褐而不以为褐,姑且怀玉而不以为宝,褐者玉者,仁之德也,何以被之怀之以示于人?仁者知知,自知之明也,何患于人之我知与否,而欲以无知求之?仁者至贵,岂因知我者之众寡?所谓以希为贵,人之蔽也。

074 知不知,尚矣;不知知,病矣。是以圣人之不病也,以其病病也,是以不病。【老子/第七十一章】所谓不知之知,惟知知也,知知之所以知也,自知之明也,是谓仁知,智慧之圆觉也;不觉之知,知之自蔽也,人知也。故惟仁者无病,人知必病,病固病,不病也病,病病也病。

075 民之不畏畏,则大畏将至矣。故毋狭其所居,毋厌其所生。夫唯弗厌,是以不厌。是以圣人自知而不自见也,自爱而不自贵也。故去彼而取此。【老子/第七十二章】仁者自爱而无自爱之念,故爱一切,是谓自爱;自贵而无自贵之念,故贵一切,是谓自贵。何故?此心无外而一体同仁。则何有彼此?何以去留?

076 勇于敢则杀,能于不敢则活,此两者,或利或害。天之所恶,孰知其故?天之道,不争而善胜,不言而善应,弗召而自来,繟然而善谋。天网恢恢,疏而不失。【老子/第七十三章】天即仁也,此心也,不可思议,更不可以人之利害私意度之,必待觉仁,则仁勇无敌,非在胜敌,而是没有异己之敌人,敌亦我也,是故唯义是行,何谓敢或不敢?敢也不敢,不敢也敢;而此心无外,所以无漏,是谓圆成;万物悉备,皆我化育,所以不失,是谓仁德。

077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若使民常畏死而为奇者,吾将得而杀之,孰敢?常有司杀者杀。夫代司杀者杀,是代大匠斵。夫代大匠斵者,希有不伤其手矣。【老子/第七十四章】仁者生生而不杀,其杀必仁,犹秋冬之杀,杀在不杀。且仁者无畏,人必畏死,盖其蔽于知见而有死也,人间即是死地,所以统治者以死惧之。人而仁,何杀之有?何惧之有?

078 人之饥,以其上食税之多,是以饥。百姓之不治,以其上之有为,是以不治。民之轻死,以其上求生之厚,是以轻死。夫唯无以生为者,是贤于贵生。【老子/第七十五章】人之饥,之不治,之轻死,固因统治者对民众的残酷压迫和剥削,但这只是知觉之见,根本还在于人之不能觉仁,所以不能自主自强自治,要么统治他人,要么被他人统治,此即异化世界的现象原则。所以,人而不仁,必执信而沉沦于人间,则有为不治,无为亦不能治;厚生不治,无以生为亦不能治。治在致仁,是谓仁道。

079 人之生也柔弱,其死也坚强。草木之生也柔脆,其死也枯槁。故坚强者,死之徒;柔弱者,生之徒。是以兵强则灭,木强则折。强大居下,柔弱居上。【老子/第七十六章】仁者无死,故至坚至强而无为无不为坚强,我无加诸他者,何有上下之谋?仁者无生而惟生生,故至柔至弱而无为无不为柔弱,他者无可加诸我,何有灭折之患?是谓自然,草木自身皆其然,惟人有此一点灵明,必待觉仁而圆熟,方成其自然,即成己之是,尽己之仁。仁,即是人之自然。则生之徒与死之徒,何异?徒徒而已。或由生而死,或向死而生,只是必死之人,非恒生之仁也。呜呼。人也,仁哉。

080 天之道,其犹张弓欤?高者抑之,下者举之;有余者损之,不足者补之。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则不然,损不足以奉有余。孰能以有余奉天下?唯有道者。是以圣人为而不恃,功成而不处,其不欲见贤也。【老子/第七十七章】天道,惟仁道也,不违而已,是则何损何补?自正而已。

081 天下莫柔弱于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以其无以易之也。柔之胜刚,弱之胜强,天下莫不知而莫能行也。是以圣人云:受邦之垢,是谓社稷主;受国不祥,是谓天下王。正言若反。【老子/第七十八章】所谓正言若反,只是现象之反,词语之反,犹孙悟空翻筋斗,再反也反不出如来的手掌;必反求诸己,则近乎仁。

082 和大怨,必有余怨,安可以为善?是以圣人执左契,而不责于人。有德司契,无德司彻。天道无亲,常与善人。【老子/第七十九章】人必相怨,因其一切在外,私我欲使,虽和不和,何况大怨?契与彻,术不同,不和为基。和必觉仁,是谓仁和。仁者仁和,不和亦和,何故?一体同仁也。

083 小国寡民,使有什佰人之器而不用,使民重死而不远徙。虽有舟车,无所乘之;虽有甲兵,无所陈之。使民复结绳而用之。甘其食,美其服,安其居,乐其俗。邻国相望,鸡犬之声相闻,民至老死不相往来。【老子/第八十章】所谓小国寡民,犹赤子之心,焉能持久?人既为人,必经知觉的环节,所以群居,所以有国,利害之所在也;所以用器,所以轻死,无非逐利远害也。统治者虽欲愚之,岂可得哉?必穷而知反,以至觉仁,即恍然一切皆我化育,无外此心,则虽有仁佰人之器而可以不用,虽有舟车而可以不乘,虽有甲兵而可以不陈;甘吾所食而不求甘,美吾所服而不求美,安吾所居而不求安,乐吾所乐而不求乐;此心天下,任鸡鸣狗吠,四季轮替,人间往来,无非成物之是,成人之美,而无加诸于他者。是谓自治。

084 信言不美,美言不信。善者不辩,辩者不善。知者不博,博者不知。圣人不积,既以为人己愈有,既以与人己愈多。天之道,利而不害;圣人之道,为而不争。【老子/第八十一章】言之为美,辩之为善,知之为博,无非悦人耳目以取信于人,卖弄学问以逞己能,此人之言,非仁言也。子曰:巧言令色,鲜矣仁!此之谓乎。仁者自信,言必直诚,无意他者之信之誉,所以不饰,不辩,不作。天何言哉?四时行焉,百物生焉,皆仁者之言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