〇 一切被科学搞过的东西,都失去了贞洁。

〇 由世俗的节庆走向自我的禁忌,是一种真正的进化。

〇 自然,从不操劳。

〇 思想者,他的谬误也闪着真理之光。

〇 求证历史的真实,不如体会真实的历史感。

〇 僧侣是人类的耻辱,我这样说,是出于对僧侣的尊敬。

〇 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任何人要改变的,只是他自己。

〇 逻辑不明白,重要的不是正确,而是可以错误。

〇 若蝼蚁无能想象人的世界,人又怎能想象神的世界?

〇 微言大义,是一种经毒。

〇 思想者只可能谈论自己,因为真理拒绝脱离生命。

〇 愤怒产生不了思想,但,痛苦是思想的婚床。

〇 清贫源自德性,而不是出于党性。

〇 我要对上帝负责?那无非是我要对自己负责。

〇 我不忍叫醒酣睡的人。安详的面孔有一种神性。

〇 诗的形式就像女人的内衣,只起到调情的作用。

〇 现实,总是非理想的,所以理想才照亮人生。

〇 觉无先后。

〇 练习,只会让练习者变得更蠢。

〇 我的理想国与柏拉图的不同,诗人有崇高的地位,哲学家和批评家可能流落街头。

〇 从来没有什么通俗的思想,但,思想从来就是通俗的。

〇 文本不可能是神圣的,但,写作必须是神圣的。

〇 礼,即是平等。乐,即是生生。

〇 人是一种必须被扬弃的东西,对神而言。神也是一种必须被扬弃的东西,对我而言。

〇 最早的英雄可能是一尊偶像,后来的英雄可能是一具尸体,今后的英雄很可能是一架机器。

〇 即使在我感觉最不自由的时候,我也没有失去过自由。

〇 我不教育任何人,我只教育我自己。

〇 到处都是骗局,与其充当维权者,我宁愿是上当者。

〇 我有过出生吗?也许死亡能让我回忆起那一刻。

〇 帝王将相,匹夫而已。

〇 思想,只能在母语中存活。

〇 我不做的事,人替我做了。我做的事,人做不了。人想做能做的事,何必我做。

〇 人皆其主。自治,即是我的最高政见。

〇 刻薄,是柔情的必要准备。

〇 我常常提醒自己,不要把自己弄成一个哲学家,而且还是一个业余的哲学家。

〇 何谓噪音?无主之声,无明之音。

〇 给梨树浇水时,我从没指望过梨子。

〇 一件无意义的事情,亿万人同时去做,就会产生伟大的错觉。这就是荒诞感。

〇 淡泊是神性的显现,但不是神性。因为便秘这样的小事,也会导致相似的现象。

〇 宗教有一种鬣狗的本能:对腐烂的东西特别灵敏。

〇 至阳之器被阴柔之手抚弄,是我不忍目睹的。

〇 书写废话的欲求,相当猥琐。

〇 生-死,万古绝对。

〇 大义必有深情。

〇 我不在乎别人怎么评价它们,因为我创造它们。

〇 我已经把自己提升到蝴蝶飞不到的高度。

〇 高处的谦逊,在低下者眼里,仍是不折不扣的蔑视。

〇 对一切专业,我都是业余的。对一切宗教,我都是异教徒。对一切主义,我都是否定者。

〇 我是复数,复数的单数。

〇 读书于我,犹愚公移山。

〇 理性造就庸人。

〇 伟大的雕琢?从来没有。

〇 超越不是觉悟,而是带向更深的无明。

〇 杨白劳的红头绳,此心有大美。

〇 以上帝的口吻说话,是我忍无可忍的表达方式。

〇 出殡,让我想到死的剩余价值。

〇 我从愚人身上学到的,比聪明人教我的更多。

〇 阅尽三藏十二部?不如推倒重来。

〇 站在巨人肩上?--我不过是挺立自己罢了。

〇 法西斯主义是一种特殊的人道主义。

〇 不信神,意味着神性还没有从人性中分离出去。

〇 扩而充之,只是功夫,必待觉仁。

〇 每天醒来,我知道自己活着!这是一个无比重要的事实。

〇 自我即是种子,但必扩充极致,才是仁丹,否则即是病根。

〇 般若何谓?曰:仁智。涅槃何谓?曰:仁觉。但,仁智非般若,涅槃亦非仁觉。

〇 宇宙之性,此身之命。性之不明,命之不全。修性以正命。

〇 仁政是不可外求的。必自治。仁政即自治。

〇 何谓兼爱?即是自爱之极。

〇 在科学与中国思想之间,西方哲学必将沦为一种鸡肋似的多余的东西。

〇 人欲不是天理的祭品,实情是,天理是人欲的最高形态。

〇 或问:可有终身行之不废者?答曰:读书而已。问:一生何求?曰:只是仁一字。

〇 我对跪拜有一种先天的憎恶,人类的膝盖太灵活了。

〇 心是虚的,灵也是虚的,只有这个仁是实的,所以,心是实的,灵是实的。

〇 灵是心神,心是灵明,是为神明,仁也。

〇 明道先生说:吾学虽有所受,天理二字,却是自家体贴出来的。仁丧有道,道隐有理。幸也,不幸也?

〇 管仲说,人君操谷币金衡而天下可定也。看今日资本之横行和统治世界。

〇 比起信徒,异端更爱真理。

〇 无明故多欲,浅见故繁名,逐物故多术。

〇 清净心,就是安住污秽。

〇 仁道自行,是最高的精神。

〇 象山先生说:学苟知本,六经皆我注脚。诚非狂妄之言。印之。

〇 横渠先生终于涣然自信:吾道自足,何事旁求。遂尽弃异学,淳如也。印之。

〇 解读古人的经典,就像为死人的面孔化妆,这本是入殓师的工作。弃之。

〇 千圣万圣,集我一身,借我还魂。

〇 庸俗,就是拘泥事物。

〇 不是没有完美,而是没有完美的测量。

〇 绝对者是不会孤独的。孤独是原子的悲情。

〇 浪子最爱父母。

〇 卓尔不群,还不是卓尔无群。

〇 天与我太厚。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