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溪 六杮图

〇 艺术,若被知觉左右,那是堕落。

〇 艺术,是觉悟者的宗教。

〇 凡感动我的,都是属于我的;凡我所感动的,都是我创造的。

〇 有一种感性的艺术,也有一种知性的艺术,更有一种觉性的艺术。

〇 艺术不是追求自由,而就是自由。

〇 艺术是当下的。

〇 我还没动笔,但一直在画。

〇 一切画,都是自画像。

〇 绘画只有两种可能:先是参悟,然后造化。

〇 抽象,就是脱离习性习惯。

〇 一切实物都是复制品。

〇 对梨树来说,梨子根本是无所谓的东西,重要的是结出果实。

〇 绘画,是自身萌芽、生长直到完成的过程。

〇 与世俗的哲学一样,艺术也是一种需要自身摒弃的东西。这就是哲学和艺术史的意义。

〇 艺术并不需要某种艺术哲学。艺术就是哲学,反之亦然。两者是同一的。

〇 艺术什么也不是,但可以领悟何谓艺术。

〇 艺术是一种抵抗,也是一种实现。所以,必是一种天赋。

〇 艺术的终结?一开始,就已终结了。哲学亦然。

〇 绘画是有尺度的,那就是保持人的情感。

〇 不谈艺术,也不搞艺术,才是艺术。

〇 书画同源,诗画同情,文画同气。一言以蔽之:有情有义。

〇 西方现代之抽象表现主义,伏羲乃其不可企及之始祖。

〇 画,参悟之媒,达情之信,非为待沽玩物。

〇 终于读完西方现代艺术史,一言以蔽之:黔驴技穷。

〇 禅画(不是僧侣画、文人画或宗教画,也不是画种门派),是绘画的实现。

〇 若无慈悲情怀,不能启人觉悟,一切都是无足轻重的,诗画皆然。

〇 艺术,只在境界。

〇 好的作品,当直指人心。

〇 画非画,不在画;有意成画,得意忘画。

〇 文人画,禅画之贼。

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