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朵

花朵绽放的时候,
应该悲悼花蕾之丧失吗?
为花朵对花蕾的否定?
或许应该悲悼悲悼者自己,
何以只见那花朵,只记得花蕾,
那不存在的绽放和丧失。
很快他该悲悼花朵之凋谢了,
为花朵对自身的否定。
当最后一片花瓣落在地上,
或许悲悼者才会见到那支花,
这支花自身的存在。
然而他会悲悼他的悲悼吗?
为自己不能为花的存在,
不能为花蕾的含蓄和丧失,
花朵的绽放和凋谢?
为自己何以是旁观的悲悼者,
错过了生命的花期,
又丧失了存在?

密涅瓦的猫头鹰

作为自身
返回自身的
单纯的--上帝
空洞的代号
不显的幽灵
数学的点
这凌驾谓词的主体
绝对精神
不可以不动
不可以把握
游荡不已
仿佛不安息的
失群之鸟
这里到那里
再到那里
不知道自己
何以有此自在
自得 自由
无上的权柄
又是何者所赐
不知道广延
何以任其巡视
已忘前生
如此厌倦生命
宁肯自宫
缩心为一个符号
好免去一切
苦厄沉重
这只鸟 我现在命曰:
黑格尔鸟
掠过德意志
一个叫密涅瓦的地方
寒冷的天空
变成一只冲向黑夜的
猫头鹰
在黄昏时现身
黎明隐遁

自许之地

在世界中
搭一个安乐窝
以家名之
或以国名之
或以天下名之
这样的事
不能让我满意
再怎么折腾
总还是囚笼的式样
风度翩翩
仍旧是一身牢服
漂泊的灵魂
始终在寻求外在的规定者
好使空虚显现为
私密的占有
贮存希望
好吧
但这不是我的
存在方式
我清楚自己
是谁 此心即
自许之地
我就是道路
真理
生命

墓穴

以我的精神
践行我的思想
这是可以做到的
生命之光
来自我过度充盈的
或许会灼伤
一切活着的:
隐几者
枯槁者
暧姝者
濡需者
卷娄者
半吊子的
夭折的
可是那独行的
无畏的
我将献上
赤子天真
伟大的前行者!
我的墓穴
有他们闪光的
骷髅

早睡早起

因果乐于肯定
但我无需可疑的范畴
包装我的生命
我宁用射精来证明
构成废墟的要素
一堆照片
一叠信
一本通讯录
几件刻着名字的
都化作灰烬了
随风散去了
留下一个空洞
历史性的
某个红彤彤的傍晚
我审判了一切
蜕变之蛇
不会炫耀脱下的陈皮
还有种子
岂肯滞留地下?
只有阳光的果实里
会有另一粒
也许旁边卧着一条
嘟嘟的青虫

肢解过去
有庄严的诗意
犹焚尸灭迹
胳膊累得抬不起来
好在无需轻轻
挥一挥手
此刻终将来临
漫长的准备
这里那里
那里又到那里
明儿一大早
会有拾荒者光临
但愿他们有所收获
譬如一只散光的眼珠子
我只保留
生命长出的东西
它们刚长牙
已学会抵抗

早睡早起
有重生的感觉

我将流浪
至死

天命

此刻
我在想
平凡一生
沧海一沤
不见血泊硝烟
无遇天灾人祸
未曾饥寒交迫
没有沦为阶囚
或上帝之奴
岂是自愿
必是时代--一个古怪的词语
默然玄意 天何言哉
免我甘愿充当
主义祭品
化为无差别的炮灰
夭折于英雄梦
或在琐碎中
扒拉幸福
何况劳碌生活
心灵倦怠
可能噩梦惊醒
决意改变
人皆具禀赋
自有天命

暮色又临
另一角落
阵雨刚过 芭蕉新叶
我反观自己
如晤故旧
彼此心知肚明
悉听尊便
OK

那些面孔
曾经熟悉
偶然遇见
有点名声
有点权力
我祝贺 没说
他们是树
长在某个地方
努力上升
止于所止
我想我不是
守候者
也不愿意他者
为我守候
除非自己守候
自己守候
幸运如彼
随遇而安
寻求土壤庇护
就地扎根
让自己繁荣
成什么
就是什么
可我不能
未知天命
我情愿漂浮
任风带我逍遥
直到某天
悚然洞明
我才肯发芽
是什么
就是什么

道说

道是什么?如果我这样问,那么,我还是作为一个人在追问一个他者,
无论我把这个名思想为形而上的本体,或是表象为具体的事物,
都会象追逐海市蜃楼似的,不能满足我的认知之欲;
类似关于道的言说,如同市井的喧嚣,
一直响彻历史的时空。

道的真面目,不会出现在作为人的我的认识和思想中。
除非,我就是道。

老子就是道。

我对道的追问就是我对自己的追问。
作为追问者的我与我所追问的自己,似乎彼此对立,鸿沟相隔,其实都是自己。
我既是自己的认识者,同时是自己的认识对象。
而在如此这般的自身认识中,我才可以对自己有所分别,有所命名,
有所言说,使自己展现为宇宙天地,乃至于众生万物,人类世界。
曾以为造物主所创造的一切,其实都是我对自己的化育。

这一切就是心,此心,我的道场。

在人群中,我也发现自己的身影,
他不再问--道是什么,也不再注意人们关于道的闲谈,沉默而坚定。
透过他的瞳孔,我看到了自己,还有我的心及其显现的一切。

现在,我无须作为一个人对自己说话,
把自己当成一个他者,除非我要对人群言说,以慰噭噭之欲。
所有词语,在人的言说中,已锈迹斑斑。
也许诗可以自观其妙。

诗,就是道说。

荒芜中央

我的眼习惯
望向天空星辰
山和山的那一边
因为信赖双脚
坚定的步伐
如此依恋大地
决不会背叛
它们仰望的意愿
恐再无人如我
这般爱这幸临之地
所有自幽深悄悄
生长出来的
我知每朵云变幻
每声风叹息
阳光的透明又
怎样恼羞于
云与风的聚集
唯独这龙似的屏障
无动于衷
此刻 我站在
荒芜中央
匆匆记下词语
我问枯黄的野草
你知道吗?
这一切
要等你变绿
才会明白

依偎真理

晚霞眷顾中
井田纵横漫步
保持平衡
一天的盛节
此刻 朕
这片土地之主
视野无碍
新裁的水稻奉献
我的影
万物因我聚集
天上停云
远方山与海
嬉戏于飞的鸟儿
莫名花颤动
那茅草
隐匿的神
也以微风示意
亲近大地
仿佛依偎真理
仿佛诗意的
栖居
在本源

山顶的生活

我已适应山顶的生活
那是我的山顶 且是我的孤独
这样,我才肯爱所有女人
让所有孩子做我的孩子
把所有父母当成我的父母
所有男人当成自己
我不在乎是否获得允许
要不要经过合法性的论证
至少,编造一个故事
有关上天的启示

一切都在我心
一切逃不出我的心

眼泪不再打动我
造化的清泉洗濯我的心
随手捡起一根树枝
我就不会跌倒
远处的集市
仿佛雨季不散的云雾
我知道,那里一切
都爱阳光

新生

荒野基督
菩提树下佛陀
面壁的达摩
诸如此类
且止于想象
好让凡夫自卑
于是苟且
以未经验的神性
交换青涩物欲
然则这一切
必将为我的传奇
此心的亲证
也必由俺的口
说出

新生之决绝
姗姗款临
意料中
恍若昨夜的梦
乌鸦鸦
好大一群
吾云
汝等占有的
欲占有的
未曾占有的
我早拥有
统统

浮云

从今
无暇关注浮云
任其飘浮吧
如同艳丽之美
滤镜之作
刻意的
有意无意的
调情
不再令我分心
待我将此顿悟之灰
一切色颜之本
收进眼帘
那锐利之欲
像数之求
乃无明之忧
不如模糊
之真

在浮云那里
寻找象征?
徒劳
甚至无能赋予
某种意义
倒是背后的天空
乘变幻之隙
随阳光
透露纯蓝之常

脖子酸了

于是我的视线
落回地平线
这朴素的
不招摇的
安静的
坚贞的

思想者
必须自觉毁掉
生成的一切
留下没法子毁掉的
故我无能体会
历史癖们的恋物趣味
对死情有独钟
可抓住的
只是僵硬的空壳
粘乎乎一团
真的 对所谓的过去
我不屑一顾
未来也不过是
过去的回响
我始终是个赤子
永远是个新人
岂能让不堪承受的
生命之轻
--败絮似的沉重
塞满心房?
即使在无梦的酣睡中
我也命令自己
保持生长
保持自刎的姿势
保持生命此在
我名之曰己
方生方死?
庄周仍踯躅生死之地
我没有死 所以
只能生生
不已

庙宇

我的度
恐无人欲至
无需留意不速者
惟繁星共处
闪烁着
远远地

沉睡者
不能说禁于黑暗
他们的梦境
青灯摇曳
失眠者或将祈求
长夜快走
啊啊 黎明
快来

何以此心
总是白昼?

真如
犹吾之坟墓
足以安息所有爱人
并在灵魂里
显现一座
庙宇

狄奥根尼

趺坐城楼
背靠箭垛
吹起竹管
阳光直射我脸
想到你
狄奥根尼
Λυπάμαι
久违 吾友
此时此地
让你显现
莫怪
我在这里
没有亚力山大
挡住阳光
别管那些模糊者
蹑足潜行
偷眼窥探
阴影中
丢了灯笼吧
提起耷拉的嘴角
日当正午
哥们

阿卜娑罗

一切都是抵达,而不是到来。
一切都是前进中切近,而不是等待中守望。
让我踌躇的会是什么?哦,那让我迟疑的也将催我急行。
楼下的垂死者,在抗议我的脚步--
山杖的鼓点令他们不能入睡,这伟大的正午。
在彼等灰色的残梦中,也许会有一张小小的遗嘱。
可我只需要,一双好鞋。

总是被践踏的土地,是不是还有幸存的东西,值得我为此等候?
陌生的国度,潮湿闷热,奥黛下的胴体依稀可辨,仿佛阿卜娑罗的指尖。
古怪的微笑从她残缺的嘴角边缘流露出来,可我宁愿在深夜想象。
一只苍蝇停在我的胳膊,毫无察觉我的杀机,
因为不幸地打断了我遥远的思绪。
哦,也许因此迷路,在多藤的幽暗的原始森林,到处都是地雷和毒虫,
只有这样,才可能撞见被黑夜囚禁的惊恐的诸神。

阿卜娑罗,我为自己还活在这个世上而有大快乐。
我为了你的旅行而准备,想象迟早到来的一切,为此彻夜不眠。
啊,阿卜娑罗,我为自己还活着而快乐,因为我可以不停默念你的名字:
阿卜娑罗,阿卜娑罗,阿卜娑罗,阿卜娑罗,阿卜娑罗
阿卜娑罗,阿卜娑罗,阿卜娑罗,阿卜娑罗
直到你为我张开你的微笑。

神,惟能栖居于废墟,这是一个天大的秘密。
有人住的地方,永远弥漫着铜臭,精液腐败的腥味,死亡的气息。
这让我无比期待,要在洞萨里湖向北,
邻近的伊森地区,散落的无数废墟中,
活捉他们,因为我还没有亲眼见过,甚至无能于想象,
诸神惊恐的表情。--那将是什么情形呢?
也许会有一个初吻。

你将摆出什么样的姿势穿越我的存在?--
盛夏之神突然诘问,就在刚才,就像释迦牟尼竖起那根指头。
奥黛包裹的胴体让我分心,于是就发生了一些事,
这是阿卜娑罗甜蜜的咒语。
于是我见到自己,沿着湄公河顺流漂下,
避开多叉纷乱的河口,径直跳上洞萨里北岸。
半裸的高棉女人,围一条水布,黝黑的乳房倒映在湖面,长发仿佛涟漪,
她们的腰肢,还有她们的手指,让我想起
Octopus-apollyon柔韧无骨的腕足,布满吸盘。
这一切已无法停止。

每一天她都出现在我的身边,每一天我都走近她的身边;
我不在乎匆匆而过的行人,好奇的低低的一瞥,我的箫声只为了她吟哦。
微不足道的一切,或许暂时映入我的眼帘,
很快就会消失,无影无踪,仿佛水流的痕迹。
如果这就是满足,那我宁愿喜欢短暂的暴雨,总在傍晚降临,
掩住所有窃窃私语,那是湄公河的精灵。
炽热的国度啊,倘若没有这条河,生命将是何等贫瘠;
可谁记得她的源头,也许无法想象。
从高原和上游走来,热浪几乎要掏空我的思想和情欲,
搂着她,我才得安眠。

所有残缺的面孔都是不平凡的。
我说的是你,阿卜娑罗。
这千变万化的,我天天注视的,夜夜梦见的,
彼此陌生又似曾相识的面孔,都是你最深处的表情,
阿卜娑罗,你这个善变的女神。
只有你和我知道我们的秘密,
只有我能够把你解放出来,从黝黑的热带雨林,
那一大片废墟,无数长满青苔的残垣断壁中,阿卜娑罗。
哦,天知道你被禁锢了多久,
也许你压根儿就没有活过--作为生命存在,作为一个女人存在,
直到你遇见我,直到我塑造你,
阿卜娑罗。

清明三祭

现在我能真正怀念,
同时能相信,你们常驻天国,
因为我能在那里,我能从那里而来。
清明的雾霭,吝啬的雨点,在偶然的乱风中,
我点一炷香,在淡淡的香气中,
看一看你们凝固的面容,搜寻一些记忆,
再用我的竹管吹上欢欣的一曲,
但这一切又能说明什么呢?
我必得把你们当成天父和圣母,
这样我才得安心。

我抱起她时,
她的身体是软的,温暖的。
我握住他的手时,
他的手,也是温暖的。
于是他们离去,
最后一刻
留下了温暖。
是否他们已抵达不朽之地,
那蓝色的黑暗?
倘若在那里寻不着他们,
我会不会着急?
不管如何,
我知道他们不在–
坟墓。
我克制自己,
免得发出空洞的哀嚎。
因为每天你们
与我照面。

时间并非流逝
曾经已凝固为不朽
你们隐去
同时开辟澄明之空场
让后来的将来显现
神圣,慈爱
赐我以决断力 和
生命之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