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照常升起

似乎
毫无改变
太阳照常升起
然后落下
白天总是接着黑夜
仍是那种四季分明的感觉
起风或下雨的日子
云多些
就会少一些蓝
举手投足
吃喝拉撒
婚丧嫁娶
八大碗
鞭炮和唢呐
总还是那些话题
张三李四
人五人六
品不出味的茶
陈年的故事
真的
没什么改变
只是我觉得惶恐
再次聆听自己的心海
曾经回荡过的
即兴的
激昂的声音
想到夸张的姿势
无意义的举动
朝后的一瞥
那些断断续续的思想
隐晦难表的情感
短促的不安
可有可无的趣味
片刻的动摇
一闪而过的猜疑
粗俗或琐碎的杂念
野性
情欲
还有愤怒与刻薄
等等
等等
所有过去的
如果还要发生
我希望不要重复
有所改变
如汤之盘铭
苟日新
日日新
又日新

词语

也许词语
被发明的一刻
注定要被滥用了
是这样吗?
我将问谁?
词语?
词语何能以词语
回答词语
最好问伏羲
还有仓颉
传说的发明者
你们在哪?
我只好自问
何以词语
要为宣传的喉舌
律法的神符
闲谈的助听器
教授的吃饭家伙
贫嘴的活宝
但这只是--猜度
也许一开始
我已错怪
词语乃无辜者
发明者肉身
思想者的
道说
只是空虚
贫瘠
寒冷
坚硬
乞求词语
借用词语躯壳
造天堂地狱
供奉--词语
于是我想到
生命之火
想象自己
沉重的身躯
压在火葬的柴堆
烈焰和浓烟
蓝色火苗
升起的一刻
如果我将说出什么
那就是--
词语

诸神退位

如果
我是什么
无非是说
我已死
我什么也不是
分类定义
评估取舍
褒贬好恶
指东指西
这个那个
假设推断
巧言辩论
扣帽子
贴标签
对号入座
画押
都是他者能事
我瞎
什么都看不见
但没有失明
我聋
嘛也听不到
并不失聪
我哑巴--不是结巴
不会说话
不说话
总在自言自语
称之为沉吟,我不反对
我也没有知识
不过我感觉
感-觉
我不爱任何--东西
啊呀,好无情
原子大叫
我即爱
爱不爱
不爱才爱
是,据说叫系词
魔鬼的发明
就象那位墨菲斯托
浮士德的赌友
寻找夭折者
好送出一个名
一个谓词
其实我想说
一座坟墓
可太公在此
一息尚存
诸神退位

一个漫步者
注定要成为一个思想者
作为言语者
必须是一个书写者
因为孤独者
只能去做一个绝对者
那觉悟者
必是一个道说者
但 苟活者
未必化身为存在者
冰冷的反射者
怎会是一个发光者?
请 照一照脸上的法令
是否深刻 看一看
智慧线有没有切断 手掌
大鱼际的世界
是否高耸
如坟

有人死去
有人诞生
自古以来
大抵如此
同路人都已死去
或未降生
我愈行愈远
人声于是稀薄
于是森林的嚎叫
才亲切抵达
让我习惯黑暗吧
从此不能灼伤我残留的
炭似的
这逼迫的遥远的亲切
抬头之际
又见满月当空
终于 它们成为我的
战士和同谋
做一个守护者
赞美和见证者吧
这是我意愿的
现在

纸墨腐朽
犹此身皮囊
风化残破之相
不免唏嘘
惟金石铭文
摩崖巨字
堪造化同寿
伟大之思
向以生命之诚
要求形之真
载之厚
道与德
云余肇祖于伏仓兮
惟书契之婵连
一字乾坤

弥赛亚的故事
人类最邪恶的寓言
那个发明者仍消遥自在
我见过他古怪的笑容
像集中营的毒气
从将消化成土的骷髅上浮现
获救的幻觉
从此阻塞自救之路
这世界 挤满祈求者
更多的乞讨者
黑市交易者
他们在抛售恩宠
还有高呼救世的冒充者
收买了的恶棍
枯萎干燥的眼洞啊
我看见扭曲黑暗的心
奄奄一息的灵
蛆虫在饕餮
狂欢的绿色尸体
然而此刻
何以有一种悲伤
仿佛罗汉松无情的落叶
在无向的乱风中
突然地
巨大地扫过
平静的心

我要让一切
到来-抵达-显现
我要在黑暗中
在无中 在虚空中
采撷不败的花朵
我要变作一只
痉挛之手
竭力伸向死的美
我要化为透明的蛛网
静候奢欲的飞蝇
然后在寂静的湖面
投下一粒失重的石子
解放禁锢的涟漪
我要用鲜血
替代所有红颜
画有关红的一切
以生命的挥霍
成为自己
这一切
就是

一切哑然
除它的怒吼
我枯坐窗前 灯下
其实我想去海边
看一看月亮
有没有被低云遮蔽
听一听浪涛
怎样拍击堤岸
也许还可以试试
我的竹管如何在乱风中
仿佛妇人般地
轻声呜咽

下关风阻止了我
下关风阻止了我
下关风阻止了我

此时,我站在
三位一体的中心,
巡视我的天国,
空旷,遍漫,任意,无穷。
可以吗?我问。
当然,请。我说。
干吗不?我想。
精神必得从大地的
爱恋中挣扎出来,
才能上升,
上升,再上升,
直到地平线慢慢弯曲,
变成一个圆圈,
化为一只蓝色球体,
越来越小,
消失,只留下
一个暗示。

何须设防
野草忠诚守卫
这长长高岗
三米之数
已令看客止步
羞涩的仰望
迫我俯瞰
任正午检验
我的坦荡
也让秋阳倾情
赤子之心
闭上眼
深邃的蓝
一片血红
一点黑影掠过
我知道有只小鸟
一阵狂风
我听见沙沙声

我在我的高度,
衡量我。如果我下降,
我将马上跌倒。
乔达摩的那种微笑,
我是装不出来的。
似乎他很享受,
夭折者的祈求:波罗蜜多。
我想一把火烧掉渡筏。
再在大块的空白,
涂上一把砍头的鬼头刀,
底下一行小字:
自尽,或者自救?
然后,宣示无上密咒:
WJF。

总之
自然的一切
四季昼夜
阳光与月华
风雨雷电
流云与繁星
山谷的雾
所有
大地上长的
浮游的和飞翔的
在泥土里面踊动的
天地间奔走的
生与死
所有感官
可以捕捉到的
不能捕捉的
隐秘的
波动
所有想象的
哪怕无法想象的
形而上的
永恒的
都是我的
面孔

那么
尊意如何?
我问那只
白羽红嘴之鸥
自西伯利亚
刚从眼前掠过
急急冲向东方
无暇搭理

自由者
从不追求自由
不知其为何物
比如轻风
比如诗意
自然
而已

众的海滩
与我何干?
我本汪洋孤岛
峭壁深潭
不肯为平原浅水
践踏之地
无有我的足印
我如鲲鹏
去北冥 天池 藐姑射
只与仙子幽会
宽衣解带
一泄如注
三千世界
与我何干耶?
绝迹之地
才为我
敞开

凡我路上的
我都承担
凡我心里的
我都照亮

集市,广场,
所有人聚集的地方,
我见不到一人;然而,
当我兀自独立,
让自己沉浸在里面的世界,
发现所有人,都在,
一个也不少。
环顾四周,万物赫然,
我走近它们,拥抱它们,但
分明还有那个,之间;
漫漫长夜,一切
退隐于黑暗,生命
才欣然肯与,融为一体。
舍我其谁耶?!
必以这种古怪的方式
亲近,存在。
只有诗和箫
不离不弃,
知我。

远处集市的光
仿佛萤虫的盛节
茔的磷狂欢
在初夜
元年王春月
又登高岗
柔风拂我
齐膝的茅刺痛我的步
我在哪?
田野中无历史
山中无文明
心无生死
无情

揭谛
揭谛

你可能已经
践踏一根小草
却听不到它的呐喊
也不知道它痛苦
还是快乐
只好--猜度
其实是
你的呐喊
你的痛苦
或快乐
在一切发生之前
她只是这样
在轻风中摇曳
就这样
摇曳

摇曳
摇曳

摇曳
摇曳
摇曳

摇曳
摇曳
摇曳
摇曳
摇曳
摇曳
摇曳
摇曳
摇曳
摇曳

春寒的质地
是温暖
由你馈赠的
悄然无声
如你的专注
与倾听
天才的传说
乃是你的预演
在阳台上
是时候了
一切潜伏的
封存或承受的
中断与裂隙
将接受高原的检阅
命运的恩赐
拥你入怀
于亲切的寂静
采撷秘藏
这无比丰富的

无论你如何变幻
总还是心头那片云
而且我知
你即四季,一年一天
惟清澈的月光
你才显现深藏的温柔
双唇变得湿润
如微风刚拂过海面
白昼的秋阳却让你的瞳孔
闪烁琥珀的透明
我看见里面有只小鸟
扑扇着金色翅膀
让系你脚踝的铃铛
响个不停

自然
犹无梦之酣睡
睁眼却是我的世界
若我死去
世界必因此殉葬
里面会有一具尸体
词语的骷髅
包裹我的果实
为某块寂寞心田
开启与接纳
一万年
太久

终入太空,
此乃不幸至幸。
惜我如此依恋大地,
藯蓝的椭圆,
幽深洞穴,
起伏山峦,
那海。
我该为背弃愧疚?
或产生某种谓之希望的?
稀薄空气安慰我思,仿佛
站在古格崩塌之缘。
——尺度何在?
我将抛弃参照。
让我睡去吧,
免得睁眼错过什么,
我还不知道太阳
何处升起。

当然
总在言语
却不曾说过什么
吐出的词语
已不属于此心
就象微风
微风中飘落的
满地的落叶
无非指向
一棵树的存在
四季常青

只有枯枝
才留恋

要不是所有
活着的人太虚弱了
他们的血太稀薄
他们的眼神又太游移
不能充当我的敌人
我本该是要做一名战士的
所以我只好将矛头
对准自己的要害
同归于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