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1 帝曰:夔!命女典樂,教胄子:直而溫,寬而栗,剛而無虐,簡而無傲。詩言志,歌永言,聲依永,律和聲,八音克諧,無相奪倫,神人以和。夔曰:於!予擊石拊石,百獸率舞。--《尚書》堯典

〇 直而温,宽而栗,刚而无虐,简而无傲。此谓诗人之德,觉仁而自明,是谓仁德。仁德不明,不可为诗人。诗人,君子之谓也。正直而有仁爱;宽厚而自律,平易近人,不怒自威;刚毅勇猛,不畏强暴,不欺凌虐待弱小;气象博大,志向高远,才华卓越,但质朴厚重,谦虚谨慎,和光同尘,不自以为是,恃才傲物。

〇 诗言志,歌咏言,声依咏,律和声,八音克谐,无相夺伦,神人以和。此谓诗之性。志,心之所之,明即天命。天命不觉,不可为诗。诗,君子之言也,不违天命。故诗之为志之言也,必本于仁而有情而有义;情与义,诗之质也。

〇 诗发为声,所以歌也。歌,诗之咏也,唯诚唯直,自然神韵;识而分之,遂为音律,以建伦常,制为法度,以教约常人,无相夺伦,和谐共处;然必反求诸己,以至觉仁而君子,方知一切无分,悉备于我,不在他求,此即所谓神人以和,原来神人无分,皆是自己。和-乐,仁之至情,君子之心也。

 

0002 诗人有终身之志,有一日之志,有诗外之志,有事外之志,有偶然兴到,流连光景,即事成诗之志,志字不可看杀也--袁枚《小仓山房尺牍》卷十

〇 袁氏所述之志,皆志之现象-表象-对象,无可穷尽,皆可谓志也。然则必问,志者其谁?无明,则感物而动,情变万种;明则,无非自己,仁也,则所谓志者,惟天命而已。诗言志,天命之喻,天启也。

 

0003 诗者,人志意之所之适也。虽有所适,犹未发口,蕴藏在心,谓之为志。发见于言,乃名为诗。言作诗者,所以舒心志愤懑,而卒成于歌咏。故《虞书》谓之诗言志也。包管万虑,其名曰心;感物而动,乃呼为志。志之所适,外物感焉。言悦豫之志则和乐兴而颂声作,忧愁之志则哀伤起而怨刺生。《艺文志》云:哀乐之情感,歌咏之声发。--孔颖达《诗大序正义》

〇 既曰包管万虑曰心,则何又谓外物感焉。一切恒在此心,皆我之发明,无外。无明,故以为外感,执物而兴,随波逐流,中心无主也。此诗之私也,私诗而已。私诗,或曰常人之诗,或曰俗诗,乃诗之异化形式,非诗之诗也。

 

0004 道思作颂,聊以自救兮--《楚辞》屈原《抽思》

〇 此句宜单独看。道思,道说也。道说者谁?仁也,明觉的自己。颂,天启之明悟也。如此,则又何谓聊以自救?可知作者虽思道而尚未明道,故也不得自救。

 

0005 子贡曰:贫而无谄,富而无骄,何如?子曰:可也。未若贫而乐,富而好礼者也。子贡曰:诗云: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其斯之谓与?子曰:赐也,始可与言诗已矣,告诸往而知来者。--《论语》学而篇

〇 须先知诗之为诗,始可言诗,不然,鸡同鸭讲,言之无益,反助其蔽。诗之本,仁也。觉仁而君子,则知一切皆仁之发明,悉在此心,万变不离其宗,所以告诸往而知来者。往者《诗》也,来者君子之言也。详见论了

 

0006 子曰: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论语》为政篇

〇 无邪,正也。正惟自正,自正则一切皆正。自正有二:一是自然之正,犹赤子之心;一是明觉之正,君子之诚,必觉仁而明。常人自蔽,不能自正,只是求正,所谓不偏不倚,因物而迁,此非正之正,邪不自知也。所以,诗三百,君子之兴也,仁之言也。常人不可读诗,何以故?不得诗之正也。详见论了

 

0007 子曰:关雎,乐而不淫,哀而不伤。--《论语》八佾篇

〇 乐而不淫,哀而不伤,不止关雎,皆是。不淫不伤,非不偏不倚,过或不及,惟不失自己。

 

0008 子曰:辞达而已矣。--《论语》卫灵公

〇 觉仁,则辞达。

 

0009 不学诗,无以言。--《论语》季氏篇

〇 诗,君子之言。

 

0010 子曰:小子何莫学夫诗?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迩之事父,远之事君,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论语》阳货篇

〇 兴观群怨事识,皆《诗》之用。学诗,旨在致仁。

 

0011 温柔敦厚,诗教也。其为人也,温柔敦厚而不愚,则深切于诗者也。--《礼记》

〇 温柔敦厚,仁之明德,非君子莫属。诗人君子,一也。

 

0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