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感 0001

快到月圆

*  模糊性是某种类型的无知,这是认知主义的口号。这样就把真理建立在信仰的基础上。真理总是真理,既谓真理,就不可能不是真理。真理总是真的,只有认识真理的人会犯错误。此种情形,与对上帝的信仰是完全一致的。上帝的真理性,乃是通过上帝之名和定义确定的。这样看来,模糊性可以说源自信仰的缺失,然则信仰却是真理的模糊性的极致。

*  所有形式的智能助理,比如小娜小爱或类似中国移动在线客服等等,都让我莫名厌恶。这是对生命的亵渎和侮辱,我就是这样想的。此种情形类似一个冷酷无情的机器被乔装为一个贴心的服务者,只有愚蠢的人才会产生一种共鸣。

*  芝诺悖论揭示的是一和存在,现代逻辑哲学家却在悖论里面打滚。这让我想到蛆虫,似乎是另一种群,乐此不疲于无意义的劳作。

*  与其精确定义事实一词,不如这样把握:凡以命题表述的都是事实,不管为真或为假。命题本身无所谓真假,真假在于我的判定。然则当我判定真或假时,总已是恒真了。

#  素问-移精变气论:往古人居禽兽之间,动作以避寒,阴居以避暑,内无眷慕之累,外无伸官之形,此恬憺之世,邪不能深入也。故毒药不能治其内,针石不能治其外,故可移精祝由而已。当今之世不然,忧患缘其内,苦形伤其外,又失四时之从,逆寒暑之宜,贼风数至,虚邪朝夕,内至五藏骨髓,外伤空窍肌肤,所以小病必甚,大病必死,故祝由不能已也。【久廬】:祝由治病,大抵在精神的引导,所谓移精就是这个意思。远古之人,思想天真,情感直率,生活纯朴,多因恐吓惊奇意外而为身病,故祝由的办法可能相当灵验。即使当今,也不失其效,只是被科学妖魔化了。凡病皆由心起,皆是心病,神志情感的变化乃是致病的重要因素,问题是好祝由恐怕比良医更难遇,多是些装神弄鬼之徒。所以,就象必得成为自己的良医一样,也必得成为自己的祝由。如何成为自己的良医和祝由?答曰:修身明性,觉悟成己。

*  人或以为我所说为偏见的,于我则是正见。言立乎诚。

*  老子式的小国寡民可以说是低熵社会的理想模型。不过问题在于,高熵的必然趋势使这种理想不可能实现。即使低熵的社会也不得不在全球化中发展为高熵社会,以求在对等的竞争中生存下来。欲罢不能,同归于尽,大抵是异化世界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