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感 0002

宁静

*  书法和書藝,决不可以混为一谈。书法是文字的建立和传承,要在一个法字,表现为型体的规范、教化和增益。書藝不然,不是什么传承,而是以书写的形式显现书写者自身,不可以臣服于书法,惟乎自律自治。现代所谓书法艺术,是一种奇怪的组合,既坏书法,也败書藝。可以说,书法是书写的异化形式,也是精神的物化形式,奴化形式和奴役形式,而書藝则是觉悟的书写,意味着书写的完成。

*  繁体和简体,当互补共存,既非非此即彼,也非一一对应,毋宁说,繁体含蕴的是简体的本原和超越的意义。如此则简体可免其过,繁体可脱其迂。

*  一切认识活动都是试图控制黑箱的劳作。科学获得的真理知识并不因此形成了一个所谓的白箱,恰恰相反,那不过是笼罩黑箱的一层摩耶。黑箱始终是黑箱。对黑箱的控制,就是统治和暴力的本质,源于理性的僭越和对生命的篡夺。黑箱只有自明才可以变成白箱,即从无明到自身觉悟,但对他者,仍是黑箱。他者即黑箱。

*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其后果可能是严重的。这个意义上,不如科学以实验为检验真理的标准。 但这样一来,后果可能更严重。

*  悖论总在时-空和世界-历史的现象表面闪烁,仿佛道道闪电,有时伴有阵阵雷鸣。逻辑固可以发现悖论的存在,但决无能于解决。相反,逻辑对悖论的解决必定导致更多样更复杂更深刻的悖论,让更多学究加入解决悖论的逻辑游戏。悖论不是逻辑问题,而是逻辑的问题。悖论乃是对逻辑的超越,暗示逻辑不过是逻各斯--生命自身--的自身异化。没有悖论或竟然不能发现悖论,倒是极度危险的,因为作为理性代言者的逻辑或将更自以为是,高高在上,以真理的捍卫者自居。悖论是逻辑不能自觉的良心,也是逻辑的阿克琉斯之踵。悖论源自理性主导的异化的分裂,这分裂的那个之间所显现的正是悖论。怀疑主义不过是对悖论的羞答答的同情,仍站在逻辑的地基上,并对悖论本身保持怀疑。悖论不是谬误,也非诡辩。谬误和诡辩总是逻辑的,且逻辑正是谬误的制造者,至少是幕后的帮凶。如果说逻辑是智慧在青涩时代的自我奴役,那么悖论就是尚处于理性独断的无明生命,冥冥为自身的自由而不自觉作出的挣扎和反抗。

#  素问-灵兰秘典论:至道在微,变化无穷,孰知其原。窘乎哉!【久廬】:原,不可以知也,必自悟自明,原在己。执知以求原,不可穷尽,必窘。

#  素问-王冰序:然刻意研精,探微索隐,或识契真要,则目牛无全。【久廬】:目牛无全正是科学之固弊。人亦无全,久矣。

#  太素-顺养:人之情,莫不恶死而乐生,告之以其驭,语之以其道,示之以其所便,开之以其所苦,虽有无道之人,恶有不听令者乎?【久廬】:人之情,非觉之情也。觉者乐生,故乐死。听令于死,必受制于医。

#  太素-顺养:久视伤血,久卧伤气,久坐伤肉,久立伤骨,久行伤筋,此久所病也。【久廬】:久不久,过则久,惟我自知。

*  对自由的追求,正是自由的沦丧。

*  信息来自他者?不,一切信息都是此心之浮现。

#  人的生命不在于寿数之长短,而在于是否已为死作好准备。

*  精神的觉悟和觉悟的精神,是唯一可以抵抗和摆脱熵增的东西,尽管所依托(理性的表象和认识)的生命形体(认识之物)终将趋于死亡(一种不可能经验的现象)。熵,就是无明、业力和轮回。

*  热力学第二定律:混乱在增加,秩序在减少。但,这是人的问题而不是自然的问题。一个封闭系统的混乱可能是另一个系统秩序的一部分,反之亦然;而且,混乱的极致,恰是最深刻的秩序,即同归于一,这正是自然的本来面目。比熵增更深刻的领悟是:秩序乃是世界的结构,而结构化正是世界熵增的进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