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条

〇 表现主义书写。

〇 每个人都活在各自的绝对时空,无能超越。

〇 儒家,从来都是小人儒。孔孟从没有自称儒家。

〇 与其说原子个体相信真理,不如说他们需要真理。

〇 人生如梦,是常人的感叹。但我明白,这是我在做我的梦。

〇 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答案是,先有我。

〇 以太,The etheric,就是科学的良心。

〇 地心,日心,河心,X心,只是此心,自蔽而异名。

〇 什么是科学精神?就是对现象真理的彻底的怀疑,而从不祈灵于信仰和实证。

〇 科学与技术,只是结拜兄弟。

〇 空间是在时间中展开的。反过来也一样:时间是在空间中绵延的。

〇 时-空,此心之维度。

〇 说时空是弯曲的,不如说时空即是变化自身。

〇 记忆,就是生命的真相。

〇 贝克莱:存在即是被感知。--存在即感知。

〇 时间是时的异化,空间是空的异化。那个间,就是时-空。

〇 波粒二象性:波是听闻,粒是见识。

〇 时空四维只是二维。唯识论的八识可以说是八个维度。

〇 物理发展到现代,都还是儿童的游戏。

〇 感觉是一切的基石。

〇 不说创造,只说发现,这就是原子个体的奴性。

〇 坐北朝南?不如居中,上下四方,古往今来。

〇 以食色本能为自然,是人的大病。人的自然,是精神。

〇 老子五千言,论语万言余,而解说者动辄数十万言,这是可耻的。

〇 为大众的艺术,其实是,大众的每个粒子,应该是艺术的。

〇 精确是智,近似是慧。

〇 与其说人发现了光子,不如说人创造了光这种物质。

〇 经济上的公有制,精神上的私有制。

〇 无论如何切近仁,与仁还是鸿沟相隔,这就是仁的微积分学。

〇 做一个好人,与成为君子,不是一回事。

〇 不要讲真理,要讲仁义。

〇 科普,不过是科学的推销。而科学本该是科普的。

〇 比MZD思想更重要的,是MZD精神。没有后者,前者就会异化。

〇 原子个体本质上是敌视众生的。

〇 宇宙膨胀是必然的,因为自蔽的心在扩大。

〇 情-思,绘画和书写的生命。

〇 君子化育,乡愿包容。

〇 要真正成为无产者,乃是极难之事,非圣佛仙不可。

〇 吴冠中说:有师承的艺术家,很可耻。--向他致敬。

〇 文学是活的历史,历史是死的文学。

〇 国家和民族的尊严,来自每一位成员的尊严,否则不过是专制的精神的硬壳。然则尊严何谓?惟是个体的自尊,自尊故能尊重一切。卑微地活着的人是无尊严的,而且必会把自己的卑微说成是国家和民族的过错,因为其所以卑微,即在于把所谓国家和民族的尊严当成是自己的尊严,而不知自己的尊严才是前者成立的基础。情形就象群山之于山脉。

〇 七重境:实。幻。空。真。化。恒。定。

〇 君子之乐,仁之苦也。求仁得仁,求苦得苦。

〇 仁,故易,故不易。

〇 道,仁之行也。

〇 科学,是神学的庸俗版。

〇 其壳也硬,其里也软;其壳也软,其里也硬。这是两种不同的东西。

〇 半部论语治天下?论语岂是治天下之书?惟是君子自治之镜。不能自治,焉治天下?自治则天下治。

〇 礼的究竟乃是平等,而礼制欲规定和维护的却是不平等。根本的不同在于,平等之礼是活的,生长出来的,就象大自然的花花草草,各各不同,却是平等的。而礼制却是外在的强制。不但是不平等,而且是对平等的贱踏,除非能扬弃自身,使礼之本,仁,显现。

〇 即便有无数所谓的真理,如果我只认得一条,那么只有一条真理。真理不是所谓客观的,而是本己的。

〇 常数,与接近于常数,不是一回事。

〇 知性-理性所构建的一切,在觉性面前,就象春雪一样,化于无形。

〇 庄子曰: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这无非是说,至人、神人和圣人,不会出现在人类的历史中。

〇 艺术之究竟,就是本己的语言。否则,还不是艺术,或者说还不能成其之是。艺术作为语言,不是重复,而是一以贯之。反之,没有自己的语言,尽管花样繁多,都是一样的。艺术不是表面的创新,而是最固执的天命。艺术就是自言自语。艺术就是语言,反之亦然。指即是月,筌即是蹄,言即是意。艺术是不可以也不可能被理解的。知性-理性的审美是对艺术的暴力。本真的艺术所必须唤起的,要么是感动,要么是觉悟,但不可以是某种可以审视和评论的异己的东西。

〇 觉仁者,决不可能追随他者,也不可能拒绝他者追随。这就是仁爱,或慈悲。

〇 礼貌,礼之貌也,不可以将貌当成礼。

〇 即使所有人都沉沦,也不可以作为自己沉沦的理由。

〇 必须保持对未知的探究,不断发现新的东西,这样异化世界才不会崩塌。想到这里,我不自禁地产生一种悲悯。

〇 所谓宇宙的边界,即是思之不及处。若存边界之念,则边界之外何谓?

〇 我的生活只有自然、真挚和高尚的东西。

〇 真理是绝对的,自身排毒,保持纯洁。一切相对的,分裂的,但又彼此纠缠在一起的东西,都不会是真理,而是真理的排泄物。

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