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条

〇 花间草,不可除也。

〇 对自己,我才有一种真挚的宗教情感。

〇 生物化物是理,利物成物是义。

〇 一团正气,即是一团和气。一团和气,即是一团真气。

〇 信赖自己,可靠稳妥。拱手让人,悔之亦晚。

〇 无明故多欲,浅见故繁名,逐物故多术,皆非本己之道。

〇 何谓清净心?就是安住污秽。

〇 信佛有方便,仿佛也方便,惟成佛没有方便。

〇 康德认为道德必然导致宗教。这是完全错误的结论。道德来自觉悟。

〇 穷理尽性以至于命。--汉语思想的顶峰。

〇 哲学--科学--技术--科幻。

〇 论证,是一种奴隶意识。

〇 如果我无视伦理和法律,那是因为我是道德的。

〇 名相就是偶像,而且是顶级的偶像。

〇 精神的贫困者,是既不虔信,又不能思想的那种人。

〇 必然性是关于必然性的考古学,偶然性是偶然性的占星学。

〇 凡先天的,都是自身实现的东西。

〇 顺人逆仙,错会道德经反一字,铸成千古大错。

〇 于一切事物见我,即是参。我化育一切事物,即是禅。

〇 住,不住,无住,安住。

〇 诗无达诂?诗不可以诂。

〇 浑然一己曰爱。

〇 执,贞之贼也。养,生之贼也。

〇 全体是悲,则无处不乐。

〇 阅尽三藏十二部?不如推倒重来。

〇 且慢,不妨,无碍,自在。

〇 少年强则中国强?老当益壮,则一切必强。

〇 六道轮回,风景殊好。

〇 此心即禅堂。此心即圣殿。

〇 超越不是觉悟,而是带向更深的无明。

〇 认识是造物,不是对物的认识。

〇 人寻找真理,神则在真理中。

〇 逻辑的悖论还不是悖论,逻辑本身才是悖论。

〇 工人,是机器人的前身。

〇 勇于自新者,不怕入地狱,何况牛棚。

〇 思想,是自由的花朵。

〇 无限,令人漂泊。

〇 工匠精神,是一种原子精神。

〇 好的应该是胃口,而不是味道。

〇 童年的回忆都是年迈的,比如三皇五帝。

〇 担负恶名,是大慈悲。

〇 若无成圣成佛成仙的决心,儒释道就是闲谈。

〇 真诚悔过是不可言说的,必须自裁。

〇 摆脱轮回:精神不再被他者左右。

〇 撒下的草种发出了嫩芽,我马上明白我不会失去它们了。

〇 上帝将在科学中显现为一个算法。

〇 群居时,我感觉自己是个凡夫俗子;但独处时,我感觉自己是个圣人。

〇 君子不怕严刑峻法。那些要求废除死刑的人,是很可疑的。

〇 悖论乃是天启,觉悟之机。

〇 我可能像庄子那样,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梦中,但一定知道,我还活着。

〇 以庖丁解牛比医术之高明,则患者恐如此牛矣。

〇 能够创造上帝这样一个全能之物,即证明人是自由的。而说明人的自由的最好例证,莫过于这样一个事实:人把自己限制在自己设置的最不自由的处境中。

〇 把哲学当成精神的治疗术,说明哲学已到尽头。哲学本是精神的炼狱。

〇 折断的芭蕉叶让我想到那枚摇动的牙齿--生命是顽强的。

〇 何以不见我这颗星?可能太遥远了。

〇 忏悔是个邪恶的字眼,其形式是下流的。

〇 我们存在,我在,完全是两回事。

〇 没有崇高,幸福是不可能的。

〇 理想主义的一切罪过都是可以原谅的,而现实主义的一切功劳都微不足道。

〇 书籍的护封,是一种特别可恶的赘物。

〇 没有出现在此心的一切,都是不幸的。

〇 无明=异化+自蔽。

〇 谛在一反。真在一己。

〇 上帝唯心,个体唯识。

〇 启,诲,劝,教育的本真方式。

〇 祛魅,不是去蔽,恰恰是更逼真的摩耶。

〇 回到事情本身?回到自己!

〇 伟大是绝对的,比如绝对的渺小。

〇 诸学只是未成的诸学,诸教只是未成的诸教。成则一也。

〇 信仰的本质是:置身于绝对,让自己成为绝对者。

〇 对真理的探求,终将显现生命是一个谬误。

〇 歌德说,政治永远不能成为诗的对象。--诗是无对象的。

〇 不信神,意味着神性还没有从人性中分离出去。

〇 理学家的问题:生命无可安置。

〇 此身即是完美之器。

〇 自然呼吸,即是真气流行。

〇 我,即是宇宙中心。

〇 上善若水,至善如火。

〇 苦涩,乃茶之德。

〇 贫瘠总是相似的。反之亦然。

〇 主义不是思想的果实,而是思想的残骸。

〇 没有生殖器,但有一只饕餮的肚子和一对干瘪的乳房。这种生物是我想画的。

〇 柴姆苏丁有一颗伟大而羞涩的心。梵高也是。莫兰迪也是。

〇 修辞即修身。

〇 认识论,就是暴力学。

〇 诗是虚构的历史?历史是虚构,但不是诗。

〇 转识成智?转智成慧!

〇 审美者自以为是美的决定者,不知道自己是美的奴隶。

〇 销毁异己的东西,就像剪去厚茧,上帝就是这么干的。

〇 法西斯主义就是一种特殊的人道主义。

〇 以病为良师,以不病为至亲。

〇 数学只是逻辑的劳作。

〇 一之明觉曰己,明觉之己曰仁。天性曰德,天命曰道,义在化物,理之为成。

〇 信念是不够的,必自信。比如,终有一死是信念,一息尚存却是自信。

〇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吗?恰恰相反。

〇 一切解释总已是过度的了。

〇 悖论,也许是哲学的病毒,却是思想的灵丹。

〇 科学与宗教的勾结,让我想到庄子相濡以沫的故事。

〇 有神论者活在自欺中,而无神论者则活在虚无中。

〇 汉语缺乏逻辑?这说明,汉语还没有脱离生命。

〇 以大智慧求大自由?只这一个求字,即不可得。

〇 孔子梦见周公,我梦到毛主席。

〇 经验,就是还没有被理性霸占的思想。

〇 光,在自身中没有黑暗。

〇 革命不是群众的喧嚣,真正的革命是静悄悄的,在此心。

〇 只有成见和常识,才是可以理解的。

〇 自杀无可非议,不可容忍的是老嚷嚷要自杀。

〇 佛不可貌相,但,人可以貌相。

〇 儒家的经典,不可由儒家来讲;道家佛家,皆然。

〇 看蓝图,我知在;一旦变成实物,反倒不在了。

〇 玩概念就是玩物。

〇 心登王位,不惧囹圄。

〇 利用,是奴役的精致形式。

〇 恶,具有比善更高的神学价值。

〇 凡说死后事,都是妄言。

〇 一切信息都是此心之浮现。

〇 真理是自明的。逻辑所证明的,只是名为真理的东西。

〇 同类是最好的食物。这是科学的隐喻。

〇 如果西医治体,那么中医安神。

〇 教必下,知必乖,从必丧。

〇 技术总是年轻的,智慧必在年长。

〇 真理不会推销自己。

〇 没有现象后面的世界,也没有现在后面的未来。

〇 人非万物之灵,惟我是。

〇 觉悟不是和解。

〇 无私,则无不善。

〇 汉语在意,西语在物。

〇 人们向往帝王的生活,却无帝王之心。

〇 在没有书写的时代,书法只是一种寄生现象。

〇 活学活用A,就是对A的败坏。

〇 空掉一切,还有一个外空,那就是顽空,最坏的空。

〇 繁体和简体,当互补共存。

〇 无限,是概念的黑洞。

〇 我是我吗?主体的我,与对象的我,不是我。

〇 有限,显现为0与1之间的无限。

〇 宗教,是一种设计。

〇 有外星人吗?有,你就是。

〇 知性造物,理性治物,觉性化物。

〇 有大自然的风景,也有概念的风景,更有思想的风景。

〇 凡以命题表述的都是事实。

〇 把一只黑箱涂白,仍还是黑箱一只。

〇 语言不是学得的,而是在学中产生。

〇 简明直通心灵,复杂蒙骗见识。

〇 意志,拒绝在见识中显露自身。

〇 思想,就是自言自语。

〇 理想的社会:只谈论自己,而不是他者。

〇 儒,君子之贼。

〇 无话可说,所以要学如何说话。然则道必有言。

〇 名臣,也有一对下跪的膝盖。

〇 常人知身外之物,不知身也是外物。

〇 暴力,即加于他者但自己感觉不到的痛苦。

〇 千学万学,只是一学,即己学。

〇 圣人是人,但君子不是,而是人的完成。

〇 社会,就是自蔽的生活方式。

〇 民族和国家的边界,是语言,而不在疆域。

〇 无产阶级专政的本质:统治者必须是无产阶级。专政是无产阶级的特权。
  真正的无产者不是被规定的,而是自觉的。

〇 仁政,即是自治。

〇 毛泽东的思想核心是仁,马列是其方法论。

〇 常人是没有国家的,他们只是生活在某个国家。

〇 常人最怕的乱世,最适合君子的生成。

〇 觉仁,存在;不能,生存。

〇 人,是仁的异化。

〇 一切所谓的理,只是私利的借口。

〇 理性的人,必然是怯懦的。

〇 觉仁,才可以辩证。否则,就是诡辩的精致形式。

〇 退休和福利,是为工具人安排的制度。

〇 毛泽东思想,只可以是毛泽东的思想。

〇 中国,即明觉的此心。

〇 发明自己,而不是揣摩他者。

〇 历史的观念,比时间的概念,先进。

〇 信仰之物总在彼岸,而理想可以实现,在此心。

〇 知己知彼,彼在哪?在己。

〇 明觉的无产者鲜矣。

〇 天命,就是金刚之志,可以破除一切诱惑。

〇 机器人会取代人类吗?这是个悖论。因为人就是机器!所谓人工智能,就是知
  性-理性。或者说,机器就是人的本质规定。人生活其中的异化世界,一开始
  就是人工智能的产物。然则,人何以自以为不同于机器?因为人向来不是人,
  而是自己。

〇 又红又专:红是觉,专是道。

〇 消灭帝制,无论付出多大代价,都是值得的。

〇 以产业的方式保护环境,与以发展核武器的方式维护安全,本质是一样的。

〇 方形西瓜和向日葵。

〇 世界,君子之熔炉,常人之坟墓。

〇